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其它小说  »  【谁是真女王】(1-7)作者:不详
【谁是真女王】(1-7)作者:不详

  字数:46067(1-7)

                (一)

  追悼会上,容貌艳丽、丰姿绰绰的吴照带着六岁的女儿霞霞,应付了一下场面就离开了。

  吴照心里愤愤不平,她是军区里公认的大美人,父亲又是军区副司令员,她老公张盛世除了人长得帅点,别的没任何可称道之处,一个农村招来的兵,家里就个守寡的母亲,和一个妹妹,既穷愁又没关系,盛世考上大学因没钱上才参的军,仰仗她父亲的权力才混上了个上尉,竟然敢和军区卫生院一个中年护士搞上,那护士既没她吴照年轻,又长的不怎么样。

  吴照是个很有心计的人,表面不露声色,暗地里却蓄谋着怎样报复惩罚盛世。然而还没等吴照实施她的计划,盛世在一次外出公干时,突发车祸身亡了。吴照一点不想念盛世,只为没能惩罚着他而懊恼。

  这盛世也确实命舛,刚到部队时,发誓要混出个人样来,表现很积极,被调上去给吴照的爸爸当了勤务员。但是盛世很快发现部队也不是块净土,在这里还是要靠关系,连入个党都要送礼,而他根本送不起这个礼。盛世于是把心思花在吴照身上。

  吴照十六岁就参军进了部队文工团,是整个军区的一枝花。吴照平常不住家里,只是周末了回家和父亲团聚一下。

  盛世就借着工作上的便利,向吴照大献殷勤。吴照脱下的脏衣服,包括裤头、袜子,盛世都给洗。早上为吴照打好洗脸水、连牙膏都给挤好;晚上为吴照打好洗脚水,然后出去站在门外等候,吴照洗完脚进了卧室,盛世才进来把洗脚水给端出去倒了,把吴照换下扔在卫生间的脏衣服洗好。

  这吴照也对英俊的盛世挺有好感,可她从没想到要盛世做她的老公,因为他们的家庭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在部队这个阳盛阴稀的环境里,别说是美女,就是长相很普通的女孩,也都成了男人追逐的对象!吴照她们文工团的女兵,都不敢把袜子、内裤凉在走廊里,因为经常被偷走。

  文工团的女孩们都公开宣称,想娶她们的男人,得是每天晚上都给她们打洗脚水洗脚的。而且文工团那些已嫁了人的女孩们的老公确实是这样做的。

  吴照从小就是父亲的掌上明珠,自然更是高傲的不得了,她则跟伙伴们半开玩笑地说,洗个脚算什么?娶她的男人,得喝她的洗脚水,在家要叫她「姑奶奶」,晚上睡觉,要跪在床前,得经过她同意才能上床。

  这虽然是句玩笑话,却也很快传开了。而那些明追暗恋吴照的未婚干部们,也都不隐讳地称自己愿意也保证做到。

  盛世当然对此早有所闻,他每次给吴照倒洗脚水的时候,都把吴照脱下的鞋和袜子捧在鼻子底下闻个几分钟,然后脸伏在盆里喝十几口吴照的洗脚水,没喝完的第二天喝掉。

  说实在的盛世并不喜欢喝吴照的洗脚水。吴照的脚总是挺脏,这也是职业原因,吴照天天排练,脚出老多的汗,能不脏嘛。那吴照洗完脚的水,盆底下都一层的皴渣,脱下的袜子粘乎乎的臭不可闻。盛世喝这吴照的洗脚水完全是做给吴照看的,他每天默默地坚持喝,相信吴照总会发现的。

  吴照当然发现了。

  「呵呵你不用喝我的洗脚水,我怎么会和你结婚呢?你别在意,我并不是因为看不起你,说实在的你这样英俊的男人女孩不会讨厌的,要是别人随便就偷偷喝我的洗脚水,我早骂他啦!」

  吴照提醒盛世道,也是受心中一种优越感的驱动。毕竟一个英俊的男人喝一个女孩的洗脚水,是让她开心的一件事。不过吴照对盛世喝她的洗脚水一点儿也不感到吃惊,只是她没想到盛世其实并不愿意喝。

  「谢谢小首长!我不敢对小首长有那种非分之想,只是我太喜欢喝小首长的洗脚水了。等以后小首长结了婚,我就再喝不着了。请小首长原谅我的失礼。」
  盛世给吴照敬个礼,一本正经道。

  「嘻嘻你这个人还挺老实。其实我那只是玩笑话,真想娶我的男人,喝我的洗脚水算什么?我还要他喝我的尿呢……我不是……你别歪想啊……其实我让他喝尿是为了减肥,我最讨厌那些挺个草包肚子的旁男人了……而且现在日本和台湾都很流行饮尿保健法……」

  吴照比盛世小一岁,但军龄却比盛世大好几年,在盛世面前一点也不拘束。
  更何况,勤务兵说穿了就是伺候首长的一个仆人。

  「小首长请恕我唐突,我跟小首长就好比是赖蛤莫和天鹅。我要是能喝到小首长的……圣洁之水,今生死而无憾啦……」

  盛世觉得吴照和他说这些,表明他和吴照之间有戏,不免有点激动。

  盛世的这种激动反应给吴照产生误导,她以为盛世是因渴望喝她的尿而激动。难道这个外表英俊的男人骨子里真那么贱,真是有意思。

  晚上吴照洗完脚,在盆里撒了泡尿。

  盛世进来来给吴照端洗脚水,因为吴照每次洗脚水都发浑发黄,他并没看出今天这洗脚水有什么不同,仍象往常一样伏下头去喝,才感觉到有异味,并很快反应过来,是吴照在里面撒了尿!盛世立刻很愤怒,你吴照高贵,也不能这样把我不当人看,这样欺负我啊!可盛世旋即又想:这是吴照听了我今天说渴望喝她的尿所以照顾我,或许这也是她在考验我?盛世想到这层,感到前途一片光明!
  他大口大口地喝了有三分之二,比平常喝的都要多呢!

  军队是个培养「机器人」的地方,反对士兵有个性、有思想,大家又都穿着同样的军装,所以长得英俊的男人就是优秀男人。

  吴照开始和盛世关系进了一层,虽然她并没明确说跟盛世谈朋友。

  「以后在家里,你可以叫我『姑奶奶』。我洗脚时你也不用再回避了,你可以把这项工作做完整。」

  吴照施恩般地对盛世道。

  「是小首……姑奶奶,我保证做姑奶奶的一名合格的勤务兵。」

  盛世「啪」地给吴照敬了个礼。

  「给我不要行军礼,那岂不是我还要给你回礼?该给我敬什么礼我想你清楚。」
  吴照在盛世面前就象高傲的皇后。

  「是姑奶奶……」

  盛世稍犹豫了一下,单膝跪在了吴照面前。盛世一时还感到有点羞耻,头低下不敢看吴照。

  「你在我面前还有什么架子可摆?要跪你就给我双膝跪好!你也不是我的什么勤务兵,而是我的奴仆,我的一条狗!」

  吴照把一只脚踩到盛世肩上道。

  盛世屈服地把另条腿也跪下,他感觉到吴照在往下踩他的肩,不敢反抗,顺从地把身子伏下去,头几乎碰到吴照的鞋面。

  「大声地说你是我的狗。舔我的鞋子。」

  吴照命令说。

  「我是姑奶奶的狗,我是姑奶奶的一条忠实的狗!」

  盛世从小的家庭环境,使他习惯了服从,而且在部队里受的熏陶,把这种服从赋予了一种光荣感!

  两人就在爱情这件神圣的外衣下,形成了主奴关系,而且也撕下了他们之间的那块遮羞布。

  这天晚上盛世给吴照端来洗脚水后不再回避,并且为吴照洗脚。这也是盛世愿意做的。当然了,他是跪着做的。

  盛世是头一次看见吴照的脚,这双脚略显清瘦,皮肤细嫩,都隐约能看到皮下血管,较大,起码穿三十七码的鞋,脚背高,脚弓深,从大脚趾到小脚趾的斜度大,使脚尖显得很尖。这双脚称不上至美,但很妖艳性感。

  「我的脚是不是很好看?用你的嘴给我洗!你的嘴很美,可惜只配给我洗脚!」
  吴照两只脚肆意地在盛世英俊的脸上蹂躏着。

  吴照这双脚丫子实在脏的很,那气味不敢让人恭维,盛世感到有点恶心。盛世渴望女人,但他不是受虐狂,不过他以前从未接触过女人,更不知道在吴照这样高傲美丽的女人面前该如何表现。盛世只是时刻牢记着他要讨好吴照,所以很顺从地俯下头去给吴照舔脚。

  「很好很舒服。」

  吴照往沙发上一仰,双脚肆虐地玩弄着盛世的脸。

  「小张啊,呵呵我这女儿都被我宠坏了,你别尽由着她瞎胡闹。」

  吴照的老爸从楼下的客厅上来,看到这情景,不说女儿一句。

  「首长,我能伺候小首长是我的荣幸……」

  盛世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道。

  「你叫我什么?这么快就忘啦?」

  吴照「啪啪」抽了盛世两脚丫子。

  「……姑奶奶……对不起……」

  盛世在吴照老爸面前更不敢惹吴照不快。

  「你看我这女儿太漂亮了,军区里的那些小战士,都喜欢挨她脚踹。她从小就学跳舞,脚丫缺乏保养。呵呵小张就麻烦你为她好好呵护呵护。」

  吴照的老爸打趣两句就离开了。

  「首长您太客气啦!给……姑奶奶舔脚是我求之不得的呢。请首长放心,我一定给姑奶奶把脚呵护得好好的!」

  盛世表现道。

  吴照说不上喜欢盛世,但她喜欢盛世在她面前的温顺劲,也就跟盛世解了婚。
  盛世做了副司令员的乘龙快婿,在不长的时间内就入了党,提了干,军衔升到了上尉。吴照军龄比他老,又是文工团的业务尖子,军衔比盛世还高两级,中校。

  盛世成了军区人人羡慕的人。然而盛世和吴照之间根本没有爱情,他当然喜欢吴照,但更依附于吴照。盛世在工作上业务能力很差,还老出错。盛世很清楚,一旦失去吴照父亲的庇护,他将被打回原形。

  最让盛世抬不起头的,是他在吴照面前阳痿。吴照太漂亮了,这非但不能给盛世以刺激,反而给他巨大压力,他那东西在吴照面前就象老鼠见了猫,无论怎样鼓励都抬不起头来。

  「你个废物!老娘早晚休了你!」

  每天晚上,吴照都要把跪在床下的盛世羞辱、践踏一番。

  盛世觉得自己沾了吴照家这么大光,却不能让吴照在性生活上满意,心里充满无限愧疚。他想这家丑要是传出去,军区那些男人的唾沫还不把他淹死?盛世只好用他的嘴拼命讨好吴照,为吴照你发的内容是非法内容、舔后门,带着一种赎罪的心情喝吴照的尿甚至吃吴照的屎,以此来减轻自己的负罪感。

  吴照也怕丢人,在外面就说自己为了保持艺术青春,决定不生孩子,在孤儿院领养了一个三岁挺漂亮的小女孩,就是霞霞。

  盛世的老家相当贫穷,盛世当兵之后,她母亲张氏和妹妹山杏种几分薄山地,收成连基本口粮都难维持。盛世自打和吴照结婚后,吴照每月还给他家里寄点钱,为此盛世的母亲非常感激。张氏这一儿一女,盛世长的好英俊,而山杏却长得又黑又丑又矮,都十八九岁了,还连个婆家都找不到。

  盛世想把母亲和妹妹接到他这来,可哪敢提呢。

  「姑奶奶,你看我母亲才四十多岁,身子骨可好了,我妹妹虽然长的丑点,可做活是把好手。我看……就让她们过来给你当保姆好吗?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雇别人做保姆伺候你,你使唤起来也放不开……」

  有一次吴照跟盛世提起要雇个保姆,因为家里领养了小霞霞之后,家务事就多了起来,盛世借此机会向吴照建议。

  「你个不要脸的,越来越得寸进尺啦!我是欠你家的啦?还想让你那老母狗和小母狗来惹老娘心烦!」

  吴照当即把盛世骂个狗头喷血。

  然而吴照不到半年时间,先后雇了两个保姆,都因受不了她的侮辱、虐待而不干了,把个吴照气得是没法。

  「姑奶奶你这么娇贵的人没保姆伺候怎么行呢?要不先这样,让我娘和我妹妹暂时过来伺候你,等有合适的保姆了,再叫她们走就是。我保管我娘和我妹妹会象我一样尽心伺候你,你怎么打妈她们也不敢有怨言……」

  盛世又积极推荐他娘和他妹妹。

  原来也赶巧这年盛世家乡发生大旱灾,地里庄稼都旱死了,眼看着他娘和妹妹就要外出讨饭。

  「哼你说的轻巧,你那老母狗和你那丑妹妹,她们会跪着伺候我?会喝我的尿舔我的屁眼?」

  吴照被盛世说的有点动心。

  「她们对姑奶奶非常感恩戴德,一定能做得到。」

  盛世保证道。

  盛世心里除了不忍他娘和妹妹流落外乡讨饭,还有另个想法,就是他娘和妹妹过来了,把吴照伺候得舒坦了,吴照就不会产生休弃他的念头了。

  吴照也没其他好人选,也只好勉强同意。

  盛世回到老家把他娘和妹妹接来,一路上不住地强调、叮嘱他母亲和妹妹在吴照面前要放卑贱些,接她们不是去享福,是给吴照做保姆的,这都要感谢吴照呢,不然她们就得讨饭!

  到了吴照家,吴照正好随文工团下部队去慰问演出,没在家。盛世也没敢让母亲和妹妹住在家里,先把她们安置在招待所,每天让母亲和妹妹来打扫房间,同时熟悉环境。

  山杏从小到大没出过门,头一次看到这么豪华的房子,感觉就象进了皇宫呀!她看到吴照的艺术照,觉得吴照简直就是仙女下凡;看到吴照穿的那衣服,她碰一下都不敢啊。

  「哥,嫂子可真是仙女啊!」

  山杏冒着土气赞美道。

  「我不是告诉你,不能叫什么『嫂子』,要叫『姑奶奶』吗!姑奶奶就是仙女,她是全军区的大美人!我跟你们说,我连里那些小战士们,私下里都和我套近乎跟我讨要姑奶奶的尿喝!」

  盛世半真半假地给母亲和妹妹打着预防针,也是为自己在吴照面前的卑贱打下伏笔,免得到时他娘和妹妹看见了尴尬。

  「部队里怎么会这样?那尿能喝?」

  张氏简直不敢相信。

  「你从穷山沟里出来的什么也不懂!部队里这些当兵的都是年轻小伙子,正是想女人的时候,可搞女人是要受军法处置的。有的熬不住就搞母猪,被发现也要遣送回籍,有的想女人想疯了。喝女人的尿可以去火,当然得是漂亮女人的尿,这可是军事机密!象姑奶奶这样漂亮女人的尿,最治想女人的病,当然别人都抢着喝啦!」

  盛世说得就象真的是的。盛世绝对相信,如果把吴照的尿给那些战士们喝,十有八九是乐不得的!

  「是呀是呀?儿啊你可真有福气啊!」

  张氏还为儿子自豪。

  「所以往后你见了我喝姑奶奶的尿不许大惊小怪……」

  盛世不想让他母亲看到他喝吴照的尿感到丢人。

  「什么?儿啊你怎么可以……喝堂客的尿?这这不是……」

  张氏没料到儿子也喝媳妇的尿,一时接受不了。

  「我怎么就不可以?姑奶奶的尿有仙气,肥水不流外人田,往后你们也得喝!不然别人背后都会骂我们家人是傻瓜、不识宝的乡巴老!你喝了姑奶奶的尿,就知道有多么好喝啦!在这我可先告诉你,别冒土气给我丢人现眼,到时姑奶奶赏你们尿喝,你们要是不喝,可别怪我撵你们走,再不认你这个娘和妹妹!」
  盛世都奇怪自己怎么还越说越理直气壮了。

  「……我……也喝儿媳妇的尿?这传出去不丢死人?」

  张氏吃惊的合不拢嘴,一向老实孝顺的儿子怎么会说出让自己的娘喝儿媳妇的尿的话来。

  「别人家婆婆喝儿媳妇尿都不觉得丢人,就你脸皮薄些?我不强迫你,你要是觉这得丢人,现在就可以走,在外头讨饭是饿死冻死别说我没管你!山杏,哥从没嫌弃过你长的丑吧?你自己说实话,姑奶奶这么漂亮高贵的人,你喝她的尿委屈你了吗?你好好伺候姑奶奶,部队里男人多,到时候哥给你找个好小伙子。」
  盛世先瓦解妹妹。

  「哥……我喝姑奶奶的尿……」

  山杏自己很丑,在美丽的吴照面前她早自卑的没了自尊!

  「儿不是娘不能喝……只是这……娘喝就是了……反正也不会死……」
  张氏好不容易见到儿子,见儿子住的这么好,她清楚这都是托儿媳妇的福呀,她以后也要靠儿媳妇养活了。

  「什么死不死的?出去讨饭你才会死!姑奶奶的尿是圣水,喝了却病!」
  盛世见娘和妹妹这么容易就屈服了,非但没丁点悲哀,反而有种轻松感。
  霞霞放学回来,张氏一见这霞霞看上去有六七岁了,喊盛世爸爸,惊讶不已,因为他儿子参军到现在也才三四年。

  「儿啊,你堂客是结过婚的?」

  张氏一直怀疑儿子哪来的这么好福气,娶到这么漂亮又有权势的女人,原来这女人是二婚的。她并未觉得儿子娶个二婚的女人有什么不好,反而感到心里塌实了许多!

  「你胡乱说什么?这是我们领养的!」

  盛世当着霞霞的面就毫不忌讳地说她是领养的,明显看出吴照和他对霞霞并怎么多疼爱。如果吴照疼爱霞霞,盛世哪还敢这样说?

  「什么你怎么不要自己的孩子……哦,难道你堂客不能生育?」

  张氏总觉得吴照有点什么问题。

  「住口你个死婆子!你再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对你!」

  盛世却象被别人揭了伤疤,突然暴怒骂道。

  张氏被儿子这通骂弄得更加糊涂,她从来没见儿子发过这么大火,吓得不敢再说话。

                (二)

  「姑奶奶,我娘和我妹妹我已经接来了,怕你嫌她们土气没敢叫她们住家里安排在招待所了。你看是不是叫她们过来伺候你?」

  吴照下部队回来,盛世殷勤地请示。

  「哦?你都跟她们交代清楚了?」

  吴照显得有些兴奋而又有些担心地问。

  「都交代清楚了姑奶奶。她们都愿意喝你的圣水!」

  盛世现在对母亲和妹妹的屈服已有信心。

  「什么……你这么快就跟她们说这些?也好,既然你已经说破了,那就叫她们过来吧!等等你回来,叫霞霞去叫吧。」

  吴照吩咐盛世,忽又想起什么,叫住盛世,让霞霞去了。

  霞霞把张氏和山杏领来后,就麻溜躲进她的小屋去做作业了。吴照对霞霞平时管教非常严,霞霞非常怕吴照。

  吴照倚在沙发里,边磕着瓜子边看电视。盛世跪在沙发前给吴照舔着脚丫子。吴照的一只脚就舒服地踩在盛世头上。

  张氏看到儿子这样,心里那个难受呀,这不是把他儿子不当人吗?张氏不免有点气愤,可又被吴照那高贵的气质所镇住,张了张嘴巴,没敢说什么。

  盛世虽然给吴照跪着舔了几年脚了,可在母亲和妹妹面前还是有些不自在。
  他下意识地动了动,象是想起来。

  「怎么?你个废物给老娘舔个脚丫子觉得丢人啦?老娘脚丫子这些年哪天不让你舔干净的?老娘让你给舔脚算够瞧得起你了!军区里想舔老娘脚的人有的是!告诉你,这次下部队,军医彩虹都舔老娘的脚呢!」

  吴照可经常不看张氏和山杏,把盛世头使劲往下一踩,又照盛世头抽了两脚丫。

  「没有没有,姑奶奶……」

  盛世被吴照这两脚丫子打清醒了,马上卑贱地认错。

  那肖彩虹盛世熟悉,是军区卫生队的军医,三十五六岁,人长得也挺漂亮,尤其是皮肤很白,有点胖胖的,却一直独身,也领养了一个女儿,叫荧荧,今年十二岁了。别看这彩虹已人到中年,由于保养的特别好,勾引得不少男人为她发狂,卫生队有个叫李贵的小新兵,就是因偷彩虹的袜子被抓住,受了记大过处分。
  盛世对吴照说的话一点也不怀疑。有一次他去卫生队看病,彩虹给他打完针后非留下他说会话,都是谈吴照的。那彩虹直截了当地就问盛世给吴照舔不舔脚,说吴照每天排练舞蹈脚很受罪,盛世应该给好好呵护。盛世很不好意思,支支吾吾地回避。那彩虹笑盛世,说吴照选男人的条件军区谁不知道?你盛世要是不给吴照舔脚喝吴照洗脚水吴照会要你?她彩虹可惜是女儿身,否则她别说给吴照舔脚啦就是舔屁股都愿意!盛世当时只当是彩虹出于想巴结吴照才这么说的,后来又有两次盛世去卫生队看病,那彩虹干脆明说她很想为吴照呵护脚,直赞叹吴照的脚多美多高贵,她是医生有是女人会做得更专业、更细致。盛世当然听得出来这彩虹所说的呵护也是用嘴了。以前盛世时常认为给吴照舔脚是受侮辱而痛苦,现在听彩虹这一说心里感觉好多了呢!盛世带些自豪感地问彩虹怎么知道吴照的脚好看,你又没见过。彩虹说她特别留心吴照的脚,军区的宣传栏里有吴照演出的彩色剧照,其中有两张是吴照赤脚跳舞的,并且还拿出一张来给盛世看,说这是她管军区宣传干事要的,还一张挂在她家里。盛世就是再笨,也感觉出这彩虹真是喜欢吴照的脚!即奇怪又不奇怪。

  不过盛世回到家并未把这事跟吴照讲,因为他在吴照面前本来就够自卑的了,现在连女人都想舔吴照的脚,这会让他更加自卑!

  山杏见了吴照,觉得吴照比照片上的还漂亮、娇贵,她进屋就闻到了吴照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以及吴照脚丫子的臭味,这两股气味象有魔力,使山杏腿不听使唤地就给吴照跪下了。

  「吆——这是哪来的老叫花子呀?怎么你的膝盖不会打弯吗?真不要脸啊,也不看看自己配站在这吗?盛世你快把这老叫花子给我哄出去!让这样的个穷婆子伺候我,她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丢人呢!」

  吴照不屑地看了张氏一眼,咂着嘴骂道。

  本来盛世给吴照舔脚早习惯了,并体验到其中的乐趣,今天由于他母亲在场,却有种芒刺在背的不舒服感,心里就无辜地迁怒于他母亲,现在他母亲还不肯给吴照跪下,这不等于是在骂他这个儿子贱吗?

  「你?给我滚!你不是我娘!」

  盛世回头恼羞成怒地瞪着他娘吼道。

  「大闺女……你……别难为我儿,我给你跪下就是……」

  张氏正不满吴照怎么对她儿子那样呢,张口就骂,抬脚就打,而他儿子还不敢有半点反抗,还没等她开口说吴照几句呐,却被吴照给骂了个措手不及。
  张氏见儿子在吴照面前这样,心想这里边一定有什么隐情,是了,一定是儿子在部队犯了什么重大错误了,靠人家吴照的父亲的关照才没事情,短处捏在人家手里,自然抬不起头做人!既然这样,我做母亲的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儿媳妇是她家的救命恩人,叫跪下就给她跪下了。张氏想着,屈辱地慢慢给吴照跪下去。
  「他委屈?哼我还委屈呢!晚上你好好问问你废物儿子吧!」

  吴照又在盛世头上踩了两脚。

  吴照让盛世安排他娘和他妹妹睡在楼梯间小屋,不要去住招待所了。

  张氏想果然是自己儿子有问题,晚上睡不着,一直等到下半夜盛世过来。张氏把女儿支出去,急切地问儿子是怎么回事。

  盛世一脸烦躁地吞吞吐吐不肯说,在张氏一再追问下,才说出原由。

  「我那东西不行……硬不起来……结婚到现在我……都没给姑奶奶过一次…
  …儿子没用……是个废物……「

  盛世愧疚万分地说。

  「……不不会的!儿呀是不是你堂客有问题,你为了掩护她才跟娘说你有问题?娘还担心你在她面前那样低三下四是你在部队犯了什么大错误,要不然她那么好个女人怎么肯嫁给你?儿你这样说娘心里就有数啦,你堂客自己不能生育,就该对你尊重些,一个不会下蛋的鸡有什么了不起的,她应该给你舔脚……」
  张氏凭着她那肤浅的想象唠叨着,完全不顾盛世的感受。

  「我打死你我打死你!我都这样了,你还在我心窝上捅刀子!我是配不上她,连她的一根脚趾头都配不上!可我凭着象狗一样伺候她,赢得了她!我靠我自己忍辱负重,入了党提了干,娶了全军区最漂亮的女人,我吃她的屎都值得!」
  盛世被他母亲的胡言乱语气得不行呀,发狂地揪住张氏的头发,对张氏拳打脚踢呀。盛世觉得他关怀母亲和妹妹,为不使她们讨饭才好不容易劝吴照收留她们,可她母亲却这样不近人情,无端侮辱吴照,气他。

  「儿呀你怎么这样打娘啊……呜……娘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大,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娘啊……」

  张氏还不原相信是自己儿子有问题。

  「你把我拉扯大怎么啦?我就该年的了?谁让你生我的?你要生我干吗让我是个废人活在世上!我今天就要打你,打死你!然后我也不活了!」

  盛世看着母亲那愚蠢样越加失去理智,掐住张氏的脖子真要玩命。

  「哥你快放手你别打娘啦!妹妹求你啦,哥妹妹知道这些年你受苦了,妹妹好好服侍姑奶奶,为哥哥分忧报答姑奶奶的大恩大德!娘你快给哥认个错吧!哥刚才说的我都听到了,娘你怎么老糊涂啦你呀?你不想想,哥说的要不是真的,他能变得这样?你怎么还往哥伤口上撒盐?你对哥说你错了,你快说啊!你真的想要哥哥死吗娘?」

  山杏冲进屋拉开盛世,对盛世和娘两边求着。

  「儿呀娘错了……娘这是……前世造的什么孽呀……娘对不起你……让你受这么大委屈……也让你堂客受委屈……你就是大死娘娘也没怨言……娘对不起你……娘要好好伺候你堂客……」

  男人那东西不行,在张氏她们山区来说,是天大的不幸,是长辈上辈子做了大孽才报应在后辈身上的,让她家绝后。张氏并不是完全不相信儿子说的,其实刚才她那通乱说是在安慰自己,她实在不愿承认这个事实。现在她心理彻底崩溃了,觉得就是给吴照当牛做马都不能报答人家。

  第二天,吴照晚上回来,张氏和女儿躲在小屋里,想去伺候吴照又没脸见人,心急火燎的,倒反希望吴照让儿子来叫她娘俩过去伺候。

  「你们俩怎么不去伺候妈妈?还要人请咋地?叫你们来是白吃饭的?妈妈要洗脚了。」

  霞霞跑过来,竟学着吴照的口气对张氏和山杏说。

  「是是这就过去。」

  张氏哪里还有半点耻辱感?忙不叠地答应。

  张氏叫山杏赶快先过去,她则去厨房兑好热水,端着进来。

  「把衣服脱了,我检查检查你身子,看有没有病?」

  吴照命令跪在屋中间的山杏道。

  山杏老实地就脱衣服。

  盛世匍匐在沙发前,舔着吴照的两只脚丫子。今天盛世再没难堪的感觉了,就当山杏和张氏不存在地认真地给吴照舔着。

  张氏走到屋中间,看吴照瞪她一眼,吓得马上跪下,膝行着过去,把水放到沙发前地上。

  「端起来!我现在不想洗脚。给我顶在头上等着!」

  吴照斥了张氏一句。

  张氏已经没了自尊啦,顺从地把盆端起顶在了头上。

  「脱光!瞧你那丑样还怕人看么?你就是条小骚母狗,装什么清纯?」
  吴照见山杏脱得只剩下裤头和胸兜就不好意思再往下脱了,骂道。

  山杏不敢吭声,默默地把裤头和胸兜也脱了,脸羞得通红头深深低下。
  「跪过来。」

  吴照蹬了盛世一脚,示意他让开。

  山杏捂着私处扭捏地跪到吴照跟前,头也不敢抬。

  「手拿开,举平。瞧你这身糙皮,象猪。吆奶子倒不小,象生过孩子的。你叫男人搞过了吧?嘴巴好厚,舌头伸出来让我看看。恩舌头还挺长嘛,真是天生给人舔脚的!哇塞牙齿这么黄?以后每天刷牙,要不然我可不让你舔我的脚丫子。这地方,还有这腋窝,毛真多,恶心!等会用我的脱毛霜把毛都退干净。」
  吴照两只脚丫子在山杏身上脸上肆意地踩蹂,夹弄着山杏的乳头和舌头玩。
  山杏平举着胳膊,脸被吴照脚挑得仰起,一动不动地任由黄照的脚丫子在她身上脸上蹂躏。

  吴照这脚趾甲涂得鲜红,右脚的二、四脚趾上戴着黄、白金趾环,左脚脚面上纹着只斑斓彩蝶,脚胫上挂着一串小银铃铛,一动则发出「丁冬」声响。
  山杏看着吴照这双脚,尤其注意看吴照脱下的那双鞋跟有九厘米细高的十分精致的高跟鞋,绣花带花边的超薄短丝袜,吴照这双脚踩在她身上、脸上,她一点都不觉得耻辱,反而感到很兴奋!

  「给我洗脚吧。」

  吴照脚丫子肆虐了山杏一会,才满意地对张氏道。

  山杏朝旁边移了移,张氏跪过来把头顶的盆放在了吴照脚前。

  「真是个乡巴佬!捧着我的脚,向我请示『请主人沐足』,然后恭敬地、轻轻地把我的脚放到盆里。」

  吴照伸脚给了张氏一个嘴巴,妖气道。

  「请主人沐足。」

  张氏这回不再觉得吴照说踹就踹她有什么不是了,脸上尽量挤出讨好的笑容。
  「哇水这么凉了!你个老叫花子,想害死我啊?老娘可没强迫你伺候,你心里不想伺候老娘,也用不着这样阴险吧?水凉了你也不知道重新换?」

  吴照这回左右开弓抽了张氏四五个嘴巴子,她想试试张氏的忍耐力。

  「主人我这就去给你换……」

  张氏内心还是感到了耻辱,但她并不记恨吴照刁蛮。在张氏心中,漂亮的女人刁蛮是天经地义的,更何况她儿子是个废人呢!张氏只怪自己前世作孽,今生该受这份屈辱,她倒庆幸自己儿媳妇漂亮,如果儿媳妇长的丑,她不也得受着?
  张氏很快又重新端盆热水进来。

  「请主人沐足。」

  张氏小心地捧起吴照踩在女儿山杏脸上的双脚,轻轻地放入盆里。

  「哇塞你成心折磨我是不是?水这么热想烫死我呀?」

  吴照象真的水很烫似的,脚丫子迅速从盆里拿出,双脚「噼里啪啦」把张氏脸扇得通红。

  「主人……你别发脾气……我再给你重新换就是……」

  张氏有点不满地端起盆又出去。

  「主人这回你先试试看水温合适不?」

  张氏把难题交给吴照自己。

  「什么你个老母狗还挺刁的,要我自己试?你连个水温冷热都弄不清楚吗?
  去去去给我滚出去!山杏,你给我洗。「

  吴照厌恶地斥骂着张氏,吩咐山杏道。

  山杏马上要端盆再去换水。

  「不用换了,洗吧。我想你该知道用什么给我洗。我这么娇嫩的脚丫,可经不起你那粗手搓来揉去的!」

  吴照一只脚尖在山杏的嘴唇上点了点娇道。

  山杏捧住吴照的脚给轻轻放到盆里,把脸埋在盆中,伸出舌头给吴照舔舐。
  「真笨!洗个脚也要我教。别光舔我脚背,脚脖子还有小腿都要舔,挨个含着我的脚指头嘬。」

  吴照得意地看着山杏给她用嘴洗脚。

  其实吴照的脚一回到家就被盛世给舔到现在,早被舔干净了。

  「你个老母狗还跪在这干什么?」

  吴照骂道。

  「主人……你原谅我这回吧。我错了……」

  张氏不想出去。

  「你说你可真贱,非要赖着伺候我。干脆你也别叫我『主人』,你儿子叫我『姑奶奶』,你说你该叫我什么呀?」

  吴照美目中射出轻视的目光。

  「……我该叫你『妈』……」

  张氏满腔屈辱地叫了吴照一声「妈」。

  「哈哈哈!以后你就这么叫我了,记住没有?」

  吴照开心地一笑。

  「是……妈……」

  张氏见吴照笑了,心情顿时感到轻松,这声「妈」叫的特别真切。

  吴照那次下部队,分两个小组,一组是文工团,吴照带队,二组是卫生队,肖彩虹带队。在分配住宿时,吴照和肖彩虹两个人住一个屋,而其他的队员都是分男女住在两间大屋里。吴照的军衔比肖彩虹高一个等级,肖彩虹是少校。
  吴照只当这次下部队慰问演出同以往没什么两样,而肖彩虹却兴奋不已,这可是她和吴照亲密接触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向这样文工团和卫生队同时下去的情况以前从来没有过。肖彩虹比吴照大十来岁,显得更成熟更放开。肖彩虹暗下决心,一定向吴照表露出自己的心思,如果吴照拒绝,她就从此放弃对吴照的想头。
  虽然肖彩虹对吴照每天让盛世给舔脚的事早有耳闻,这在军区也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儿,可肖彩虹估计吴照不会不度靡桓鐾蕴蛩慕牛蛭庹漳芎透静皇峭桓龅荡蔚氖⑹澜峄椋得魑庹障不兜氖怯⒖∧腥恕?lt;br/]
  晚上休息,吴照脱了鞋袜准备去打水泡泡脚。

  「哎呀首长您坐着,我去给你打水。」

  彩虹从吴照手里抢过脚盆放下,拿起她的脸盆跑出去,接了小半盆凉水进来,放到吴照脚前。

  一是吴照是军区的头号大美人儿,二是她的官衔本身比彩虹高,三是吴照老爸是副司令员,所以吴照早习惯别人对她的巴结奉承,并未多想彩虹的殷勤有什么其它含义,更没在意彩虹是拿自己的脸盆给她端洗脚水的。

  「谢谢啊肖军医。」

  吴照礼貌地客气了一下,过去拿开水瓶准备兑些热水。

  「不行首长,您的脚怎么可以随便就那么洗呢!你跳了一天的舞,这脚可得好好保养啊。您快坐在那别动,让我这个医生给您做专业养护。」

  彩虹又把开水瓶夺下,请吴照坐到床上。

  「嘻嘻,这洗个脚丫子还有什么专业不专业的啊?」

  吴照听彩虹这一说,觉得好奇,想看看彩虹怎么给她专业洗脚。吴照只当彩虹做为医生给她脚保养保养,也很正常。

  彩虹拿出一袋无糖脱脂奶粉,往盆里兑了些,然后加进些开水搅匀。

  「你这是……加的什么呀?」

  吴照分明看到那是奶粉,不过以为彩虹在奶粉袋里装的是别的什么药粉之类呢。

  「奶粉呀首长!您那么娇贵的脚,是要用牛奶洗泡才行!」

  彩虹说着把脸伏到盆里品尝了两小口。

  「呀……」

  吴照不知道彩虹在干什么。

  「我尝两口看浓度如何,温度合适不。」

  彩虹一本正经道。

  「洗个脚也让你这么费心,真是不好意思。」

  吴照感到非常希奇。

  「首长您太客气啦这费什么心哪!能为首长养护脚是我的荣幸呢!首长这多美,真是勾人魂魄。你家盛世可真有福气,能天天舔您的美脚。」

  彩虹双手把吴照的脚捧起放进盆里,边和吴照聊着。

  「他呀,天生就是贱。嘻嘻!」

  吴照也不回避这个话题。

  彩虹并未马上给吴照搓洗,而是拿个杯子来,倒满开水,然后沿着盆边慢慢地往里加,边用一只手搅拌均匀开。

  「首长这脚,别说男人们见了都直咽口水,就是女人见了,也都忍不住想亲上两口呢!」

  彩虹加完一杯水,又给加第二杯。

  「嘻嘻这用牛奶泡脚,舒服是舒服,就是太浪费啦。」

  吴照感觉水温慢慢地热起来,这样逐渐加热法脚感觉很舒服。至于用牛奶洗脚和用清水洗脚,吴照感觉不到有什么区别,不过心理上的感觉很舒坦。当然了,这牛奶对脚的养护作用肯定比清水好啦。

  「这浪费什么呀?您洗过脚的牛奶还可以给别人喝嘛!」

  彩虹冲吴照笑了笑。

  吴照也笑笑,没说什么。她心里想的是每次她的洗脚水都叫盛世喝了,如果用牛奶洗脚,叫盛世喝更不在话下。

  彩虹给加完第四杯水,估计温度差不多了,又伏脸到盆里尝了两口。

  「哎呀我都泡脚啦你怎么还用嘴……你用手试试热不热不就可以了嘛!」
  吴照这回有点吃惊,因为她知道她的脚是很臭的。

  「手不如舌头对温度反应灵敏。您泡脚的牛奶又不脏,不就是给人喝的嘛。」
  彩虹显得挺兴奋,态度十分媚贱地说。

  吴照突然感觉到这彩虹原来也喜欢她的脚,虽说有些惊讶,但挺开心。她以前一直以为只有男人才喜欢舔她的脚,女人看了她那臭脚不恶心才怪。这彩虹如此殷勤并非仅仅为巴结她呀。

  「嘻嘻……我这脚特别好出汗,再加上职业原因,每天都好臭好臭的……」
  彩虹的贱作令吴照感觉非常地受用。

  「首长您知道吗?您的脚味越大闻起来才越让人感到刺激……」

  彩虹说到这有点不好意思地脸羞红了,她现在恨不得把吴照的脚丫子含在口里。

  「女人也喜欢别的女人的脚么?」

  吴照笑吟吟问。

  「首长,其实我很早就渴望舔您的美脚了……让我经常为您呵护您的脚好吗?要是您觉得不满意了,可以惩罚我……」

  彩虹终于再忍耐不住,改蹲着给吴照跪下,目光饥渴地望着吴照。此刻彩虹心情非常紧张,等待吴照的判决。

  「你这人可真逗,我脚丫子就那么吸引你吗?你先说要是我不满意了你愿意接受我怎么惩罚?」

  吴照看了彩虹足足有三分钟,才「扑哧」一下笑了。

  「您怎么惩罚我都行!」

  彩虹激动道。

  「呵呵我何必惩罚你呢?不叫你给我舔脚就是了。」

  吴照在家使唤盛世给她舔脚丫子习惯了,他本来是想说「呵护」脚的,却脱口说成「舔」脚了,说完吴照感觉有些失言了。

  「谢谢首长谢谢!我保证给首长脚舔得舒舒服服的……我现在可以给您舔吗?」
  彩虹伏下身,脸凑近脚盆,仰着头请示道。

  「给你舔了嘻嘻。可要给我舔好呦。」

  吴照把脚从盆里拿出来,脚尖点着彩虹的嘴唇娇声道。

  「首长……」

  彩虹感动的流下眼泪,轻柔地捧住吴照的脚丫,张嘴含住就给吮舔起来。彩虹舔得是那么虔诚动情,眼泪「吧嗒吧嗒」掉在吴照脚面上,身体因激动而微微地颤抖着。她的双手象捧着极稀罕的宝贝似,温柔地摩挲着吴照的脚面。

  到底彩虹是女性,又是医生,那双手非常细嫩柔软。相比之下,吴照那职业舞蹈演员的脚,脚掌已磨出较厚的趼。然而吴照脚之妖艳、脚背之滑腻、脚掌之硬中带软,令彩虹迷醉不已!彩虹手之柔若无骨、动作之虔诚、亲热,让吴照脚感觉到一种高贵!

  「首长,我把您的脚放盆里泡着舔好么?让牛奶滋润着您的娇嫩的玉组。」
  彩虹边舔边揉地请示。

  「恩!」

  吴照表示满意。

                (三)

  晚上,彩虹是吮着吴照的脏袜子睡的。

  第二天晚上,彩虹就是先给吴照舔过脚之后,再给吴照脚用牛奶洗过,然后用手术刀为吴照认真地修了脚,刮削下来的脚皴及趼皮,掉在牛奶里,都被彩虹睡前和第二天早上喝了。

  下部队这两个多星期,彩虹天天为吴照舔脚丫子,甚至中午小休那一会,只要是在寝室,彩虹也要给舔。

  吴照这次下部队,有彩虹服侍她起居,倒也比以往轻松多了。吴照没打算回军区后还继续和彩虹玩这种游戏,回来前那天晚上,吴照想这是最后一次享受彩虹舔脚服务了,也不管彩虹接受不接受得了,用脚抽彩虹嘴巴,把彩虹白净的脸蛋扇得通红。

  彩虹就象自己做错什么了,心甘情愿地挨吴照的打。

  回到军区后,吴照忙着调教盛世的老娘和妹妹,把彩虹忘到脑后了。而彩虹自舔过吴照的脚后,就象吸了鸦片一样,再也忘不掉吴照那脚丫子了,熬了个把月彩虹实在是忍不住了,跑到文工团去找吴照。

  「谁让你到这找我的?想服侍我,中午我抽空到你家去。」

  吴照佯做生气地责怪彩虹道。

  「真谢谢您啦首长!我这就回去准备。」

  彩虹象打了兴奋剂似欢喜无限地先回家去了。

  吴照知道彩虹家就她和女儿荧荧两个人,在军区子小上学,中午学校包顿饭,不回来。

  吴照去彩虹家前,特意找人陪她到娱乐室打了会乒乓球,直玩到香汗微发,那脚汗出的就象鞋子里进了水似的。

  中午吴照来到彩虹家,彩虹显得特别激动,殷勤地请吴照在客厅坐下。彩虹考虑得很周到,怕她家那红木沙发太硬,事先把床被子铺到沙发上,连沙发前的地面上都铺上被子,又把个海绵枕头放在沙发上当坐垫。

  「呵呵你还真有心,把被子都给我当地毯啦。」

  吴照到底墒铺的被子跟前,不好意思穿鞋踩在那洗得非常干净的被子上,把高跟鞋蹬掉,穿着袜子踩过去坐下。

  「哎呀不好意思,把你的被子的踩脏啦。」

  吴照笑笑道。她那两只脚汗叽叽的得象给水浸泡了,打乒乓球又落了不少灰尘,在那雪白的被里上清晰地留下了她的三个脚印。

  「没有没有首长您说哪的话!踩有您脚印的被子我都舍不得洗了呢!」
  彩虹喜不自禁地跪到沙发旁茶几前,请吴照吃水果。

  彩虹没有穿鞋子,在屋里就光着两只脚丫子。她家收拾得很干净,木质地板上都打着蜡,光亮照人呀。

  茶几上摆满了苹果、香蕉、橘子、葡萄、猕猴桃、荔枝、西瓜,都是削了皮或剥了皮、去了核剔了子的。还有点心、饮料。

  「你怎么把水果的皮全都剥啦?我能吃的了这些吗?」

  吴照微笑着问。

  「我要给首长舔脚,手就不方便给首长剥果皮,所以事先都剥好。首长吃不完,可以用来擦脚。」

  彩虹早就闻到吴照那浓烈的臭脚丫子味了,伏下身匍匐在吴照脚前,鼻子凑近吴照的脚面贪婪地嗅着。

  「我来之前专门打了会乒乓球把脚弄得很有味儿!」

  吴照拈了一颗荔枝放到嘴里,脚趾头翘起撩拨着彩虹的鼻尖和嘴唇儿。
  「首长您可真会调教人。」

  吴照讨好道。

  「怎么你不喜欢吗……」

  吴照做势地要收回脚。

  「不不不!首长我太喜欢啦!首长对我太好啦!」

  彩虹干脆仰身躺下,捧起吴照两只穿着薄黑短丝袜的脚放到自己的脸上,边闻边给舔袜底的汗腻。

  「这是在你家,你应该放开些。我觉得你应该把衣服都脱光,这样才更象个没人格的母狗。」

  吴照把脚在彩虹的脸上使劲搓蹂着。彩虹那细嫩、微胖的脸蛋,踩着可真舒服。

  「好好!首长我其实早就想……首长来之前我就特意仔细洗了澡……」
  彩虹轻轻地把吴照的双脚放到被子上,起身迅速脱得一丝不挂,把衣服叠整齐放到了旁边,然后爬到墙边的立柜前,从柜里取出个精致的、带着不锈钢细链的软牛皮狗项圈,戴到自己脖子上,又拿根橡皮鞭,叼在嘴上爬到吴照脚前。
  「请首长牵着母狗吧!母狗如果伺候首长有什么不周了,请首长用皮鞭狠狠打母狗!」

  彩虹把链子一头和鞭子双手递给吴照。

  「你……原来家里早准备了这些……你是不是跟别人早玩过这游戏?」
  吴照很惊讶、兴奋,又有点吃醋般地不高兴。

  「没没有……母狗虽然早买了这些用具,但一直没找到让母狗心仪的主人。
  母狗只用它调教过自己的女儿荧荧。「

  好多年前彩虹曾经有个女主,也是军区文工团的演员。那女孩接受不了这个,勉为其难地调教了彩虹几次,后来那女孩转业走了,彩虹就一直没再找到合适的女主人。

  彩虹早就中意吴照了,可吴照是副司令员女儿,她根本不敢向吴照表露。
  「你以前即便和别人玩过我不计较,但你以后只准做我的母狗。我要是发现你在别的女人面前发贱,哼我会让你好看的!」

  吴照接过链子和橡皮鞭子,将彩虹踩到脚下。

  「是是首长!母狗只伺候首长您一个!」

  彩虹发自内心地承诺。

  「没瞧出你三十好几的人了,身子保养的还这么好!这乳房好有弹性。」
  吴照脚在彩虹高耸的乳房上踩蹂道。

  「母狗的身子可比不上首长舞蹈演员的身材呢!承蒙首长错爱,母狗的身子只配供首长美脚践踏。」

  彩虹说的倒是事实,比她年轻的吴照身材更是一流的!

  「以后你别叫我什么首长首长的,恩……嘻嘻你干脆叫我『妈妈』好啦!你也不能再自称母狗。」

  吴照一只脚在彩虹脸上踩蹂道。着彩虹可比她大十岁呢。

  「是首……妈妈!女儿真是太有福气了呜……」

  彩虹竟感动得抽噎起来。

  「快别哭了。妈妈脚出很多汗好难受,快给妈妈把袜子脱了舔舔吧。」
  吴照用脚拭去彩虹的眼泪,慈祥道。

  彩虹娴熟地为吴照脱掉袜子,然后侧过身躺好,双手垫在吴照的脚底下,勾首含住吴照的脚趾买力地大口吮舔。吴照脚趾缝里的汗腻,彩虹觉得觉得就是天上的珍馐!

  彩虹给她舔着脚,吴照也不好跟她聊天,就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边慢悠悠地吃着水果。

  这时彩虹的女儿荧荧突然背个书包回来了。进屋看到这情景,吓得麻留跪在玄关处不敢进客厅来。

  「哎呀你女儿怎么回来了……你怎么搞的……你看……这……她中午不是在学校食堂吃饭不回来吗……」

  吴照立刻羞赧地把脚从彩虹嘴里抽出来,都不知道放哪儿,脸飞红道。
  「妈妈您别紧张没事,女儿从妈妈那回来时,专门到学校叫她中午回来的。
  你个小呆货,还不快把衣服脱了自己戴好东西过来?「

  彩虹忙把吴照的双脚抱回怀里安慰,接着转头朝荧荧厉声吩咐道。她象是在女儿面前赤身你发的内容是非法内容惯了,没半点的不自然。

  那荧荧木个脸动作极快地把身上衣服脱得光光的,爬到立柜前,也拿出个带链子的皮项圈戴到脖子上,又取出一副塑料手铐,先铐上一只手腕然后背过双手自己把另只手腕铐上,「噌噌噌」膝行到彩虹跟前。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是不是不愿意回来呀你?那你咋不死在外头?」
  彩虹伸手在荧荧脸蛋上掐了一把。

  荧荧疼得婶子一哆嗦,脸上登时紫了一大块,低个头也不敢吭声。

  「哎呀你别这样。」

  吴照制止彩虹。她见那荧荧身上出不少汗,估计刚才是跑着回家的。

  荧荧象是营养不良,身体瘦弱,身上有很多已经暗淡了的伤痕,看来是好多年前留下的,也有几处刚长出新皮的伤疤。这荧荧长得实在丑,方脸,小绿豆眼,颧骨高,扁鼻子,大嘴巴,脖子细长,两肩又宽又平,皮肤黑。

  象荧荧这样的女孩子,不引起别人的讨厌就不错,根本不会让人同情。
  「快叫姑奶奶!」

  彩虹因吴照发话了,手扬起没打下去。

  「姑奶奶!」

  荧荧声音响亮清晰地叫了声,脸上木然没表情。

  「看来你对孩子……管教的挺严呢!她……可以吗?」

  吴照把只脚丫子在彩虹面前翘了翘又看看荧荧道。

  「当然,妈妈可以让她为您做任何事!蠢货,还不快给姑奶奶舔脚?」
  彩虹有点吃荧荧的醋,狠狠地瞪了荧荧一眼道。

  荧荧马上朝吴照跟前跪了跪,身未伏下呢嘴巴就先张开老大,伸脸冲吴照搁在她妈妈乳房上的那只脚丫子扑过去,含住吴照的脚尖,「吧唧吧唧」用力地挨个给吮嘬脚趾。

  荧荧脖子上戴的那项圈是硬牛皮的,链子也是铜质的,项下还坠着个小铃铛。她双手是被铐子铐在背后的,她身子向前伏下没有手的支撑,这姿势很累人。
  荧荧就象个没有味觉的机器,哪顾吴照的脚多脏多臭,头象鸡啄米一般一上一下地来回运动,头上马尾辫一甩一甩,脖子上小铜铃哗啦作响。

  说真的吴照觉得荧荧那丑样都不配舔她美脚。不过吴照虽然有点厌恶丑陋的小荧荧,但被一个九岁的小女孩舔脚还是让她感到挺新鲜,她很满意彩虹还为她准备了这样一个小脚奴,另只脚丫伸到彩虹的嘴里,以示表扬。

  这还是吴照头一次主动把脚伸进彩虹嘴里,彩虹感到特别激动,万分柔情地用她那美唇柔舌讨好着吴照的脚趾。

  「你也吃几粒葡萄吧。」

  吴照把脚从彩虹嘴里抽出,拿过几粒葡萄弯腰夹到自己的脚趾缝间,然后踩到彩虹嘴上。

  彩虹兴奋地用舌头费力地把葡萄粒从吴照的脚趾缝间舔出来,在口里咂摸几下才咽下。

  「妈妈的脚葡萄可真好吃!」

  彩虹并非说假话。

  「那次下部队,最后一天你给我舔脚,我感觉最舒服……你的脸肉乎乎的…
  …「

  吴照等彩虹把她脚趾缝间的葡萄粒都吃掉后,扬起脚丫在彩虹脸上方晃了晃。
  最后那天彩虹根本没怎么舔吴照的脚,而是光「享受」吴照的嘴巴了。彩虹明白吴照这是想抽她嘴巴玩。

  「妈妈,女儿的贱脸现在贱得发痒,请妈妈再象那天那样为女儿揉揉脸吧!」
  彩虹把脸侧在被子上,笑靥如花地请求说。

  「你挺懂妈妈的心思的嘛!」

  吴照闪动着小腿,脚腕一抖扇一下彩虹耳光,声音清脆。

  「姑奶奶求您别打我妈妈。您要打就打孩儿吧。」

  荧荧吐出吴照的脚向吴照恳求道。这孩子都被彩虹给折磨傻了,时刻不忘了爱护妈妈。

  「你舔你的!」

  彩虹扯住荧荧的耳朵,把荧荧的嘴按到吴照搁在她乳房上的那只脚上。
  这下彩虹手没有用力扯荧荧的耳朵,荧荧感到妈妈莫大的爱,眼泪马上就流了出来,滴落在吴照脚背上。

  「吆你这丑女儿对你还挺孝顺呢!嘻嘻,好呀用眼泪给我洗脚。」

  吴照高兴道。

  谁知吴照这么一说,那荧荧眼泪滴了几下没了。

  「你叫她跪好,我给她弄点儿眼泪出来。」

  吴照把脚不让荧荧舔,晃了晃说。

  「仰起脸,姑奶奶要为你揉脸。你瞧你多有福气,姑奶奶的脚那么美!」
  彩虹会意地吩咐荧荧道。

  荧荧身子仍然前伏,努力把脸仰给吴照。

  吴照可是学舞蹈出身,那脚在空中优美地划着弧线,左右开弓地「啪啪」抽打荧荧耳光。

  荧荧脸被抽得两边只摇,可就是不哭。吴照有点生气了,加力地打那荧荧。
  可是都把荧荧嘴角扇出血,荧荧仍一脸木然地就那样由吴照打。

  「妈妈这孩子越打越不会哭。荧荧,妈妈其实很喜欢你,因为我的荧荧最懂事最听话。快好好给姑奶奶舔脚丫。」

  彩虹充满柔情地在荧荧头和脸上抚摸。

  「哇——妈妈……荧荧是妈妈的好女儿……」

  荧荧哪里受得了顿时大哭,含住吴照的脚尖,一边抽噎一边舔,眼泪象线珠地掉在吴照脚上。

  「还是你会教育孩子……」

  吴照见荧荧被彩虹调教得发傻了,却没半点同情。

  十九岁的山杏在早已发育成熟,可个头很矮,只有一米四,在一米七的吴照面前更加自卑,从不敢抬头,目光总是落在吴照脚上,跪在吴照脚下让她觉得比站在吴照跟前更自在。

  山杏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吴照的鞋子,她当然不是渴望穿这样高级的鞋,她深感自己那丑脚根本不配穿这样的鞋。山杏是崇拜吴照的鞋,她看了吴照穿的鞋,内心里就有种躁动:痒痒的、难熬的,总使她忍不住想舔吴照的鞋!

  吴照回到家,进屋后都要在门口换上拖鞋。山杏来吴照家两三天,也没用吴照教她,就知道跪在门口为吴照换鞋。自然每天为吴照擦皮鞋的事山杏就给主动包揽下来。

  「军区服务部有个擦鞋店,你去跟那里的擦鞋女学学。」

  吴照以前从不在家让盛世给她擦皮鞋,都是花上一圆钱到擦鞋店让擦鞋女擦。吴照喜欢这种居高临下让别的女人服侍的感觉!

  擦鞋虽然也有些学问,但毕竟简单,山杏只去三四次就掌握了。

  山杏每次给吴照擦鞋时,都忍不住想舔,可她觉得舔吴照的鞋子是对吴照鞋的大不敬。她只能陶醉地嗅闻吴照鞋子里那脚臭与皮革香混合的气味。山杏只对吴照刚脱下的鞋感到兴奋激动,吴照新买的没穿过的鞋,或是久置不穿的鞋,山杏就没那种冲动。

  有次山杏见她哥不知犯了什么错,吴照罚盛世跪搓衣板舔她的高跟鞋。第二天晚上吴照睡觉了,山杏其它的事也做完了,开始给吴照擦明天穿的鞋。她娘张氏也已谁去,客厅里只有山杏一人,山杏捧着吴照的两只高跟鞋,鼻子埋进鞋里深深地嗅闻着,想起她哥舔吴照鞋的情景,终于禁不住舔舐起吴照那高跟鞋,连鞋底都给舔干净。山杏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愉快在身体里上下涌动,身体开始发热,不由自主地轻声呻吟。还没舔到第三遍,山杏觉得一种强烈的快感直冲下体……晚上睡觉时山杏发现裤叉那地方湿了一大片。

  山杏虽说十九岁了可是对男女之事还懵懂无知,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对她表示过哪怕是一点点爱慕。山杏自打那次舔了吴照的鞋子,体验到一种快乐,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每天晚上都在夜深人静时舔吴照的鞋子,发展到后来,她用吴照的高跟鞋插自己的阴道!

  山杏的隐秘,被霞霞有次夜里起来解手,暗中发现了。霞霞不知道山杏在那做什么,见山杏竟然把妈妈的鞋子往那地方插,把妈妈的鞋子弄得好脏,第二天便悄悄地告诉了吴照。

  「说,你每天晚上都拿我的鞋子做什么丑事了?不要脸的贱货!衣服脱了!
  霞霞去把鞭子拿来!「

  吴照把山杏叫到面前斥骂。

  「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愿意挨你打,就是别撵我走……」

  山杏吓得脸都白了,趴在底墒给吴照「嗵嗵」磕头。她想这下完了,在她的概念里这简直是天大的丢人的事。

  「我叫你脱衣服你耳朵聋了吗?」

  吴照接过霞霞拿来的鞭子,照山杏的头「啪啪」抽了几鞭子。

  山杏麻留把衣服脱光。她并不怕被吴照打,怕的是吴照赶她走!山杏的下体以及腋窝处已经遵照吴照的指示,用永久去毛霜都把毛脱干净了,阴埠因此白刺刺。

  吴照只顾着调教山杏了,忽略了让霞霞回避。而霞霞没得到妈妈的指示,不敢擅自走开,悄不声地站在墙边看着这一切。

  「躺下,把腿劈开!你个骚货。」

  吴照踹了山杏一脚骂道。

  山杏猜到吴照是要鞭打她那地方,马上把腿大劈开。山杏觉得自己那地方污秽了吴照的鞋子,该受到惩罚!山杏也恨自己那地方不争气,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我叫你这地方犯贱!老娘上千块钱一双的鞋,是给你寻快活的吗?」
  吴照舞动鞭子猛抽山杏下体,把山杏大腿根打得通红,阴唇充血。

  山杏疼的身体扭动,却不敢翻身,两腿条件反射地往起夹紧,她自己手搂着大腿给搬开,亮出那地方接受吴照惩罚。

  「你这地方不是痒痒吗?老娘给你解痒!」

  吴照甩掉一只脚上的拖鞋,脚踩在山杏那地方碾蹂、摩擦。

  山杏那地方,阴唇肥厚,*挺大,有如乳头,被吴照脚掌摩擦的勃起。山杏只感到一股抓心的、难耐的、极其快活的痒痒的感觉象电流一样迅速传遍全身。
  山杏还是头回尝到这种美妙的快活,竟然想:姑奶奶连打人都让人这样快活,难道姑奶奶真是仙女下凡?

  「啊……姑奶奶……啊痒死我啦……啊姑奶奶你踩我……你使劲踩……」
  山杏没有丝毫的痛楚,反而全身流淌着兴奋,竟然淫叫起来。

  「瞧你这贱样!老娘今天就用脚干干你!」

  吴照用脚趾拨开山杏阴唇,山杏那地方已经流出淫水,阴户大开。吴照把脚侧着一下就插入山杏的阴道,来回抽送。

  山杏还是个处女,立刻见了处红,但并未流很多血。这下山杏疼的大叫了一声,但她更多感觉到的是那难以言状的快活的刺激,这比她用吴照的高跟鞋自己弄痛快多了,更何况乳房同时被吴照鞭子抽打着,这简直就是在给她催情!山杏喜欢被吴照虐待、这更让她兴奋!

  天生的阴道比较宽,吴照那纤细的脚丫很轻松地插进去,几没脚跟。吴照感觉到她的脚都伸到山杏的子宫里面,修长的脚趾在山杏的子宫里扣翘。

  山杏被弄得浑身象被抽了筋,那种有痛转变为快乐的感觉,让山杏都舍不得吴照的脚丫子从她阴道里出来。

  吴照把脚侧扭着弄山杏,没几下就累了,干脆把脚丫子在山杏阴道里一横,踩在山杏阴道里,挥舞鞭子抽打山杏乳房。

  只见山杏身子扭动、呻吟叫唤着,那脸上的表情却分明是快乐!

  霞霞静静地看着妈妈惩罚山杏,她感觉到山杏挨鞭子打,妈妈的脚丫子插进她那里,都流血了,可山杏却象充满愉悦,迷茫不解。这印象在霞霞幼小的心灵里牢牢扎了根!

  「妈……俺求你饶了俺女儿吧她还没嫁人呀……妈你别把她那地方弄坏了…
  …「

  张氏躲在另间屋听着吴照打她女儿,也不敢出来劝。可是她看到吴照把脚丫子都插到山杏的阴道里了,怕把女儿子宫搞坏,从而不能生育。在农村,女人不能生育简直就不能饶恕。张氏壮着胆出来,趴在吴照脚下抱着吴照的腿求情。
  「你个老母狗想找死呀,敢管老娘教育这小骚货,反了你了!老娘把这小骚货的贱逼践踏坏有怎么样?老娘就是弄死她看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吴照狠狠地照张氏脸上就是几鞭子,当即在张氏脸、颈上抽出几道血口子,并把插在山杏阴道里的脚更使劲地往里踩了两脚。

  「啊……俺的娘啊……我该受姑奶奶惩罚……」

  山杏被吴照这两脚着实踩疼了,尖叫两声怨她娘多管闲事。

  「哎呀妈……俺不敢啦……」

  张氏被这几鞭子打蒙了,脸上火辣辣疼。她一下子明白,她出来求情不但不能救女儿,反而会使女儿遭受更大折磨,她也会受重打。张氏恐惧地趴到一边去。
  吴照也打累了山杏,把插在山杏阴道里的脚丫抽出来,伸到山杏的嘴上。
  「真是骚货,流这么多淫水!给老娘舔干净了!」

  吴照这只脚在山杏脸上、嘴上擦蹭着。

  山杏伸出舌头,努力地舔食着吴照脚上沾的她的处血和淫水。

  「起来!趴好给我当马骑!」

  吴照让霞霞把她这只脚上的拖鞋,在山杏胸上踩一脚道。

  山杏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