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其它小说  »  【美丽奇迹】(15)作者:剑走偏锋1219
【美丽奇迹】(15)作者:剑走偏锋1219
字数:423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Act15想念

   「猛男~牛肉~小纯~猪肝!」胡蔚给一猫一狗各自的食盆添好,招呼著。
   大清早人很精神,那俩只却昏乎乎的。

   毋庸置疑,中午胡蔚的主菜将是:土豆牛肉、溜肝尖儿。配以炝炒土豆丝, 木耳鸡蛋。

   准备材料都弄好了,胡蔚却又忽然不想做了。一个人,总想对付。可是不做 饭干嘛?要有的干他致於一起床就跟厨房鼓捣嘛!

   齐霁走了有些天了,胡蔚有点儿……不自在。下班回来家里没有那个眼镜男, 周末屋里更是空荡荡,生活好像不怎麽完整。

   说到上班胡蔚也郁闷,温屿铭那个人让他极其崩溃,俩人在一间办公室,却 半句话都少有。胡蔚去问他设计图意见,温屿铭就四个字儿:你看著办。

   胡蔚想学电脑制图,可是吧,借了软件都不知道怎麽装= = 跟公司不好意思 问温屿铭,回家还没齐霁可问。

   齐霁。

   胡蔚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不知道这个迷糊蛋去了西班牙到底行不行……完全没有生活能力。

   这几天总惦记这人,让胡蔚比较晕。干嘛这麽挂心?好歹那是个奔三十的男 人吧?至於嘛!

   胡蔚从厨房刚出来,小纯就跟了上来,嘴里叼著皮耗子。胡蔚明白,它是想 玩儿了。

   胡蔚把小皮耗子扔出去,小纯奔走叼回来,胡蔚再把小皮耗子扔出去,小纯 再奔走叼回来。一来二去,这俩足玩儿了小一个锺头。期间,小皮耗子被猛男叼 走过两次= =

  胡蔚累了,就躺在了沙发上,随手拿了公司的资料看。以前他从没想过要去 了解可洛品牌的具体细节,对於模特来说,需要知晓的只有理念。这次做橱窗设 计,实际上比他设想中需要知道的多得多。胡蔚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适合不适合 这份工作,但,他感兴趣并想要这份工作。

   想到工作,胡蔚就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上司温屿铭。那人吧,你对他绝谈不上 好印象,可是你却不得不钦佩他。胡蔚有时候画图烦了,就去窥视温屿铭。他发 现他一分锺都不闲著,时刻都在工作中。泡咖啡都是速溶的,只需接水的三十秒; 中饭一次没见他去吃过,好像这人不需要吃饭;就连上厕所……这个让胡蔚最佩 服,一分锺之内就可以走到卫生间、方便、走回来,坐下。关於这个上厕所,胡 蔚上次委实被温屿铭挤兑了──他上厕所完,洗手,照镜子。温屿铭曰:是看看 自己调节一下心情麽?妈的,有他这麽损人的嘛!

   所以,那天前台小姐过来,说有位林先生没有预约要见他,温屿铭能马上出 去,胡蔚就很震惊。这位地震都不一定能令其离开办公桌的主儿能那麽迅速出去──很不一般。

   八卦,大约是胡蔚做模特时候留下的职业病的一种──谁有个风吹草动,大 家都得观望一番。奈何胡蔚这办公室就一扇窗,还是往出只能看见庭院跟回廊的 一扇,於是乎他下楼,决定打著买烟的旗号略微那麽巡视一下。然……一楼的会 客区没人。这让胡蔚很不爽,但想想烟确实不多了,还是决定去便利店。

   上天果然照顾爱八卦的人,胡蔚从公司大门出来,那条笔直延伸的巷子里停 了一辆车,灰色的雪弗兰,车边是温屿铭跟一个男的。胡蔚越走越近,看的也就 愈发清晰。温屿铭对面的男人个子不高,人清秀也清瘦,纯白的衬衫,纯黑的西 裤。走的近吧,自然话也听的清楚,两人虽然对话的声音很小,可胡蔚走过去的 时候还是听见了一句:忙、忙、忙!你有不忙的时候吗?还是全世界只有你一个 人忙?我不认为我比你清闲多少!

   胡蔚笃定温屿铭是看见他了的,只是,他一丝一毫没有看向他,权当他在空 气里。胡蔚从便利店买了烟出来,拐回巷子里,那两个人还在。胡蔚倒是不好意 思再走回去了。他就那麽遥望著那俩人,看他俩比划著说著,甚至後来那个矮个 子的男人上去推搡,最後,车门合上,温屿铭拍了车窗,那车却毅然决然的扬尘 而去。温屿铭站了一会儿,才往公司走。胡蔚看他消失进门口,才迈著步子折返。
   那天,温屿铭跟往常一样,在胡蔚离开的时候,仍旧没有结束工作的意思。
   胡蔚举著资料的手有点儿酸,放了下来。

   人的生活方式、生活追求总是不同的。温屿铭让胡蔚不理解,但他仍旧尊重 有这样的人存在。人生短短几十年,胡蔚思考的总是欢乐能持续多久,人怎麽活 著才是生存的有意义。虽然,他一次没想明白过。

   猛男不知何时凑了过来,用嘴衔住胡蔚的衣角,拽拽,那意思是:喂喂,你 别躺著了,我该出去玩儿了!

   胡蔚伸手摸摸猛男的头:「知道啦!催命的!」确实,早起到现在,猛男还 没下过楼。

   猛男见胡蔚站起来,撒了欢儿,围著胡蔚一通转。胡蔚趿拉著拖鞋到玄关处, 换了鞋,给猛男套上了狗链。

   一只狗的欢乐是什麽呢?

   西班牙南部城市塞维亚的夜生活,绝对是精采的、让人驻足留恋的。不论是 路边的咖啡店,古老的酒吧,或是彻舞狂欢的俱乐部,都足够让孤独的人消磨夜 间时光。不过最特殊的、在其它国家地区享受不到的,就是弗拉明戈。

   此刻,齐霁瞪著舞台──吉他、响板、『刷』一声打开的扇子,还有舞者配 合节奏的呼喊声──整个弗拉明戈秀的气氛正到最高潮。只可惜,齐霁的心思全 然不在上面。

   「想什麽呐?」

   被身边的孙教授推了一下,齐霁回神。

   「到底是年轻人啊,就知道盯著姑娘们的大腿看。」

   冤枉啊!齐霁心里大喊。他才不会去注意裙摆飞扬下舞者们的大腿= =
  到西班牙这是第几天齐霁已然没了概念,他就知道大家休憩了一天,然後接 下来就是工作考察交流。巨忙。今天好不容易解放了,齐霁很想回旅馆洗个澡, 早早睡下,然後起来精神饱满的给胡蔚打个电话。怎奈何……孙教授他们安排了 晚宴。

   「跟你说话呐!怎麽心不在焉的!」

   「啊……没,可能就是有些累了。」

   「你看看你,年纪轻轻的,还不如我们这些老家夥!」

   「……」

   「再等等吧,九点还不到,九点半咱回旅馆。」

   三道式的晚餐到现在齐霁还没吃完,一点儿胃口没有。齐霁厌烦太过於嘈杂 的环境,但这却是娱乐场所无法避免的。齐霁不惊奇孙教授他们非要来看演出, 这不赖他们,赖那无穷无尽铺天盖地的宣传──弗拉明戈从传统的民族舞蹈到现 在的观光化,对旅客的便利就是有许多的餐厅在塞维亚都提供表演。餐厅的简介 信息从旅客一下火车,就可以在广告上看到,旅馆也多半都提供餐厅的介绍。
   正无聊的坐著,一位西班牙女郎拍了拍齐霁的肩,接著就拿给他好些照片。
   孙教授一行都扭过了头,看著齐霁跟女郎白话。说了好半天,女郎才悻悻的 扭著屁股走了。

   「干嘛啊?」孙教授凑过来问。

   「卖照片的。」

   齐霁是领教过这类餐厅的,他们会主动帮观众照相,但这是要收费的。忽悠 早就被忽悠过了,但齐霁吃一堑长一智──你不可能避免被拍照,但是你可以选 择不买他们提供的照片和纪念品。

   但凡是旅游区,全世界人民都知道该怎麽赚钱,尤其是怎麽赚外国人的钱。
   终於躺在客房的床上,齐霁已然神志恍惚了。累,格外的累。他最为厌烦的 就是同声传译,这东西能让人早死个好些年。精神处於高度集中的状态,丁点儿 不敢有怠慢。虽说并没有多难,但这对慢性子不爱著急的齐霁来说,十成十的磨 难。

   点了烟,齐霁拿过日程安排表:从明天开始,密密麻麻的观光活动= =
  杀了我吧。

   (T。T)

   抽了两颗烟齐霁才爬起来往浴室去,开了水洗澡人仍旧浑浑噩噩。时差虽然 早已调整过来,但水土不服才让人郁闷。没有一天觉得脑袋轻。这就是所谓的─ ─一个头两个大。

   洗好上床,齐霁倒头就睡。

   手机劈里啪啦开始唱,齐霁已经睡下很久,这铃声催命似的搞的齐霁以为闹 锺响。我的天,这就天亮了?

   摸过手机,齐霁欠身起来,一看不对──这不是闹锺响了,实打实是电话。
   胡蔚。

   有没有搞错啊?齐霁崩溃,客房里的时锺显示:这是西班牙时间夜里四点!
   「喂?」齐霁没好气儿的接了电话。

   「猛男跟你说话。」

   胡蔚说完这句就没了动静,接著齐霁就顺著电话线听见了猛男的犬吠声。
   「如何?它很想你。」换胡蔚说话,齐霁听著胡蔚呵呵的笑。

   「我也想它……」齐霁无奈。

   「你声音怎麽听著那麽哑?」

   「……我正在睡觉……」齐霁皱眉,摸了颗烟点上。

   「啊?都十点了还不起床?」

   「……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时区。」

   「呃。」胡蔚听了一拍脑门儿,干了,居然忘了时差的事儿!

   「有时区就说明有时差。」

   「……」

   「西班牙是东1区,中国是东8区。而且现在是夏时制,也就是说,你那里 十点,我这儿四点。」

   「靠!你不带这麽恶心我的!谁不知道时差啊!」胡蔚鼻子都歪了,他待在 国外的时间一定不比齐霁少!

   「我没恶心你……就是你那句十点还不起床……惹得我不得不……」

   「算了我挂了,你继续睡,我就是忽然想跟你说说话,呵呵。」热脸贴个冷 屁股──胡蔚很不爽。

   「你说什麽?」齐霁一激灵。

   「没什麽。」

   「你是……想我了吗?」

   「不成啊?」

   「成……」

   「成什麽啊成!睡吧,我挂了。」胡蔚的声音故意表现的很不愉快:你让老 子不爽,老子也绝不会让你舒服!

   「别!」齐霁一声喊。

   「嗯?」

   「我也很想你……」

   「今儿是山楂半价吗?」胡蔚说完终於舒坦了。

   「……」

   「不损你了,没想到打扰你休息了……是我脑子一热就……」

   「最近你还挺好的?」齐霁蜷缩成一团,夹著电话。他生怕胡蔚这就把电话 撂了。他想他,很想。

   「挺好的。」

   「工作还顺利?」

   「顺利。」

   「小纯也挺好的?」

   「……」胡蔚皱眉,「长途话费挺贵的,你就问这些个?」

   「呃。」齐霁语塞。

   「你啊……怎麽老傻乎乎的。」听著齐霁这动静儿,胡蔚投降,欺负这种人 一点儿快感没有。这麽憨厚一人……谁欺负他谁是恶魔。可……越是这老实憨厚 的主儿,一旦偶尔挤兑一下人,就让对方受不了。为啥?那天天打嘴仗的你习惯 了,你知道他没恶意,而这老实巴交的,偶尔来一下,你真不知道他什麽意思。
   「我……」

   「到那边还习惯吗?时差适应了没有,气候怎麽样?」胡蔚仰头看著天空, 有些许无奈──他就是很惦念他。没辙没辙的。

   两人通了挺久的电话,挂的时候还都挺舍不得。

   胡蔚这边儿猛男趴地上半天了想上楼,齐霁这边儿烟一颗接著一颗抽,尼古 丁也好,胡蔚也罢,总之齐霁被搞的睡意全无。

   下床,拉开窗帘,齐霁从旅馆窗口向外俯瞰,西班牙的夜尤为迷人。

   齐霁动动手指,给胡蔚发了一条短信。

   「西班牙的夜色很美^_^ 」

   两分锺後收到回复:「你下半句不会是亦如我的脸吧?」

   齐霁呵呵笑出了声,「不生气了吧?」

   後来这条回复让齐霁这一宿再没合眼:「生气?干嘛生气?我向来无所谓你 又不是不知道」

   这一宿,自己滚在一张大床上的胡蔚倒是睡的香甜──恶魔一旦出来遛弯儿, 不那麽容易回家^_^

  你丫的齐霁,蹲墙角哭吧。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挤兑我!两回了,次次还都 挤兑我没文化。老子就是没文化!怎麽著吧?

   後来齐霁顶著黑眼圈给诸位大叔教授们当的向导,越想越生气,给胡蔚发了 一个「你是无赖嘛?」

   几个小时後有了回复:「你不是刚知道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