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明器·续集】(01-03)【作者:飞天小猪】
【明器·续集】(01-03)【作者:飞天小猪】
字数:11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明器·续集(1-3)男变女枪文-校园巨乳类

  大家好,我是飞天小猪,偶尔有空的时候又开始写明器续集咯,喜欢孙寒的朋友,继续支持哦。这季剧情更有看点,而且有更多精彩新角色加入哦,还出现别的明器人哦,敬请收看

  明器2故事梗概:

  韩小小(更名后的孙寒)开始以女生身份跟哥哥(干哥哥)韩平、爸爸(亲爹)韩教授过起了新生活,相安无事了好一阵子,闲来就跟几个室友云雨一番,倒也惬意。

  谁知有一天,一个叫杨介的男生找到了她。透过这个男生,孙寒不仅走进了明器使用者们的世界,还逐渐发现自己拥有一种特殊的体质,能够改变这些失败的实验者。

  这也引起了一个神秘的集团组织的注意,派人跟踪孙寒,直到获取这种体质加以利用。是成就还是毁灭,是一个人小小的选择,也是这一续集的重大主题。
                 1

  大家好,我是孙寒,我又回来了。虽然我现在已经改名作韩小小,但是私底下还是习惯大家叫我孙寒哈。距离上次一别已经一年多了,我和韩平哥都已经大学毕业,他被分配到一家医药生物公司做药品开发研究,我则在一家杂志社担任医疗体系的媒体记者。虽然之前在报社实习的时候关于宗主任的事有一些阴影,但个人兴趣和性格,还是比较喜欢文字类和媒体性质的工作,所以选择了现在这一家杂志公司。

  至于我跟韩平的关系,既非亲兄妹,又非男女朋友,又比朋友亲,也是很难定义的哈。但有一定很确定,那就是室友,不,准确来说应该是炮友,哈哈哈,还包括宿舍另外两只。保持女生之后的我,体质依然像从前般敏感,时不时都会有那样的需要,所以跟三个室友仍然密切联系,有空就嘿嘿嘿。尤其是韩平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这天难得起了个早,就跑到隔壁房间叫韩平起床吃早餐,没想到这家伙睡得正酣。我走过去仔细一看,呀,这小子在做春梦呢吧,脸部表情充满了各种爽。再看下面,哇,那根粗壮的小弟弟一柱擎天,都快要把「帐篷」给顶破了!我看了之后下面竟然不由一紧,该不会自己也想要了吧,确实我也早上会特别容易来兴。我忍了忍,见他这么high,本来想让他再睡会,转身要走。没想到他突然哼到:「孙寒……啊……好舒服……」what?这家伙竟然梦到跟我……
  好吧,这个点戳中我了,好像有被他电到,竟然感到很开心,也很面红。想到我在他梦里不知道在用什么姿势啪啪,在什么姿势,穿着什么内衣……想着想着,下面好像都有点异样了。我拉开裤头一开,那里真的湿了。再看看他隆起久久的小弟弟,手指不由自主地去触碰了几下。他似乎更有感觉了,「嗯……」我觉得很好玩,于是开始用手伸进他的裤子里,套弄起他那里,然后轻轻触弄他的乳头,让他兴奋不已。哈哈,他一定不知道自己梦里和现实在同时进行同一件事……

  他粗大的肉棒和充血的龟头让我感到既羞耻又刺激,毕竟从前都顾忌不敢做的事情,现在正式成为女生后全都抛开不顾了。随着感觉的升华,我把头凑近韩平的小弟弟,竟然用唇舌代替了手指帮他套弄,主动地替他口交起来!

  这下可把韩平爽坏了,那个表情那叫一个飘飘欲仙,身体床上左右晃动,两条眉毛都成了正八字了。吸吮着他的大香蕉不断的过程中我也渐渐越演越烈,思维渐渐跟不上身体直接的快感,开始迫不及待地想要些什么填补下体传来的渴求了。我停止了嘴上的功夫,把小热裤和内内一齐脱下,挂在左腿膝盖上,然后整个人骑到了韩平身上,用小穴摩擦起韩平的小弟弟。

  这种感觉太舒服了,我微微前俯后仰起来,身体不住地摇摆,一双欠蹂躏的大奶子在宽松的运动棉织衫里晃荡(虽然正式成为了女儿身,但在家里我还是习惯不带bra的哈)。衣料对乳头的摩擦让我倍感兴奋,一边用双手抚摸起两只豪乳,一边用小翘臀的肌力带动下身继续替韩平的小兄弟「洗澡」。没多久我看韩平就好像要射了。

  我看他的表情不大对劲,似乎就要忍不住了,我怕他太早射出来了,连忙稍微起了起身,用手将他的肉棒引导进我的下体,整个龟头一下就没入了我潮湿的洞穴。啊,好舒服!还没等我来得及叫出声,韩平这下子突然醒了——终于被我弄醒……

  「啊……孙寒……你……你在干……干什么?!」「还要问么,,人家这不就是在干你……梦里在干的事情么??」「啊?」没等韩平继续回话,我就加强攻势,双手撑着韩平的胸肌,使劲地「观音坐莲」,狠狠地一下下把韩平的肉棒往我的小穴深处送。「啊,,太舒服了,孙寒你现在太坏了……我快不行了我要射了……」

  「还,还不是一路以来被你调教的结果么……啊……唔唔……射……射在里面吧……我想要……」说时迟那时快,韩平突然一个起身将我拦腰搂住,吻住了我的嘴,然后用力抽动了几下,下体就传来一股烫热的暖流……

  突然门响了,还没等我来得及回味这冲昏头脑的快感,就被韩教授,嗯是老爸的敲门声吓得魂飞魄散。「该起床吃早餐,然后去上班啦,刚工作的人可不能迟到,老爸还等着你将来有了经验来我研究接班的呐……」说完就要推门进来了。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紧紧搂住韩平,这下要被老爸发现了……韩平急中生智,扯起旁边的毛毯将我一把盖住,然后躺下来假装还没醒的样子。

  「爸,我就下来了,你先出去啦」。幸好老爸没发现被窝中的异动,问了声「小小呢?」「不知道啊,可能一早出门去了吧。」我直直的趴在他身上,那根刚刚喷射完的大蛇还在我的下体凶猛残存地吐着气焰,把我身体弄得一振一振的,都忍不住要叫出声来,只好用手堵着自己的小嘴。还好老爸就这么出去了。
  「走了走了,出来吧」我听完俏皮地从被窝里露出脑袋来,调皮地从韩平做了一个鬼脸。「刚才是不是很爽呢?韩平你真是的,我不是都一直有在满足你吗,还需要做那样的春梦……」「啊……真的啊……被你发现了哈。这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日」有所思?我脸红了,你太坏了!「这都被你想到,你也好不到那里去咯,再说了,谁早上到我房间的,是谁无礼吧?」我说不过他,只好装作生气地从床上下来。

  整个身子光溜溜的,短裤滑到了脚跟上,性感极了。一不小心没夹紧,韩平的精液从小穴流出,顺着大腿留了下来,滴在床单上。「孙寒,我好像射了好多……没关系的吧……」我低头看着自己这副淫荡的模样,一下子觉得好羞耻,低着头脸红耳赤,说:「唔唔,没事啦」然后把头抬起来冲他微微一笑:「哥哥的子孙们,妹妹照单全收啦」把韩平挑逗得一愣一愣的,像傻子一样呆呆地看着我性感又萌化的模样。

  收拾好后,我们就各自出发上班去了。我上班的地方离家不太远,也就是几站地铁再转两站公车的路程。这家杂志社虽然人不多,但是名气却挺大的,专业领域算是比较牛,我们部门也就七八个资深记者会带一些新来的见习记者熟悉业务。我跟的记者师傅也是行业资深的老记者,人也比较好。所以在这里上班还是挺开心的。

  而最开心的,莫过于我的另外一个中国好室友,袁章同学也跟我一同在这家杂志公司工作,从舍友成了同事!不过他跟我不在同一个部门,他做销售和广告的工作,在业务部门。这天下班,我加班赶个稿子,收拾东西已经七点多了,看到销售部那边还有灯,就过去看看袁章走了没有。

  这小子果然没走,不过不是加班,而是在……看A片!我走近了几步,在他身后,果然是毛片,于是我悄悄走过去,突然在他背后大叫一声:「袁章」!吓得他人仰马翻,差点没有跳起来。他回过头一看是我,这才稍微松一口气,愤愤的说:「孙寒你想吓死我啊?」「谁让你下了班不走,一个人在公司看黄片啊!」
  「嘿嘿,快过来快过来,推荐给你,强烈推荐!今天新下的片子,一男四女,十分劲爆喔!过来过来,一起看。」说着不由分说地把我拉到他旁边的椅子上。果然非常劲爆的一部新片,几个女主角都很不错,而且同时在跟男主4P!那画面让谁看了都会血脉喷张,我看了一会儿就有感觉了。

  我怕被袁章发现,凳子稍稍靠后了一些,双手不由自主地伸向小内内,那里早已经温热潮湿了。原本只是捂住,但慢慢变成了触摸,最后变成了轻揉,完全是在自慰了。幸好袁章也看得入迷,没有发现到我已经在发春了。

  这时我不小心哈了一口气出来,稍微重了些,被袁章察觉了。他回过头来,看到我一副很享受的表情,手已经停止动作但还是被他看出在拨弄下面了。他马上露出淫荡的笑容,邪恶地说:「孙寒,没想到你现在还是这么敏感啊,我都忍住还没开始打飞机,你就已经在磨豆腐啦。」

  「什……什么豆腐……才没有啦……」我满脸通红,慌忙掩饰。谁知他粗壮的手臂直接伸到我股间,摸了摸我的小内内。「你看都湿透啦」「不……不是啦……」还没等我解释,他的手就再也不肯放过我了,开始隔着内裤摩擦起我的小穴来。我本来就已经情欲高涨,被他这么开始一弄,哪还能继续假装矜持了。很快我就从扭捏变成了附和,双腿越张越开,还扶着袁章的手,引导他穿过小内裤直接插到下体里来。

  又过了一阵,袁章将我的内裤脱下,用手指快速地出入小穴,把我弄得淫水涟涟。上面的衣服也被他推得老高,一双光溜溜的豪乳任他摸揉舔吸,发出呲呲的声响。突然我感到高潮来袭,下体一热,喷射出一连串的水水……潮吹了。袁章显得很有成就感,喷了一阵还在拼命抽插,直到我喊「停……停下来……不行了……」他才罢手。

  他站起身,面向成M字形贴在椅背上的我,截下了裤子,露出一根粗壮的肉棒。但他并没有马上插进来,而是在我的穴口来回摩擦,把我弄得飢渴难当,竟然伸手握住它朝我洞口引。袁章趁势长驱直入,直接没入我的花心,发动猛烈的打桩攻势,把椅子上的我弄得颤颤颠颠的,坐都坐不稳了。

  又被袁章插了好一阵子,我感到自己快要去了,于是小声说:「袁章……一起……一起高潮吧……射……射在里面……」说时迟那时快,袁章其实也早就忍不住了,我话还没说完,他就「唔唔」叫了几声,然后身体动了几下,在我体内喷射,下面感觉像开了花……

                 2

  「孙寒,最近我在网上发现了一篇论文,是研究性别转换的,但里面说的东西跟明器好像原理很类似,你说我要不要跟进一下这个新闻?」「真的吗?快把这篇论文给我看看!」我边整理好衣服,边坐到他座位旁,看起了他的电脑来。
  果然是一篇很长的研究论文,署名是匿名的,文中讲到「一种不成熟的性别转化原理猜想,假设有一种强力的雄性激素,可以持续不断地为女性的身体进行分泌整合,与女体基因相结合,的确可以将身体的性别特征进行转换。但其所带来的副作用也是极为多面的,比如身体为了与这个外来的分泌体对抗,有可能会产生更强烈的雌激素与之抗衡,所以导致一旦两者分离之后,身体会呈现出更强大的女性特征,比如雌性器官会更发达更明显,乳房分泌乳汁、身体非常敏感,展现出强烈的性欲等等。」

  「天啊,这简直就是在说我啊,虽然没有明确指出这种实体(明器)的存在,但这篇文章的作者可以说对明器是了如指掌的。」还没等我复读完,旁边袁章的咸猪手已经伸向我的胸前抓捏起我的G奶。「何止简直,这就是在说你啊。」「哎呀,你刚才还没摸够是不是。行了,闪,闪开行吗,别趁机了。你看,看这里。」我急忙引开他的注意力:「而最为致命的是后面还说道:同时,由于这种激素与被注入的身体之间存在不完全吻合的程度,因此很有可能导致结合后产生一些不可避免的生理缺陷。」

  啊?生理缺陷?这好像并没有发现啊?我惊出了一身冷汗,生怕自己身上会留下目前还没发现的什么……缺陷。「孙寒,这篇文章瞎扯了哦,你简直就是完美,哪里来的缺陷呢?除非身体敏感也算……你看你乳头又硬起来了。」说完这个无耻的家伙又趁机搓捏起我凸起的两个小葡萄,真的把它们摩擦得硬挺挺的。然后我一记粉拳砸在他的脸上:「你够了!」

  回去的路上,我跟袁章决定开始调查这篇文章,作者为何对这方面的研究感兴趣呢?而且又研究得如此到位和具体,说不定通过找到这个人,能对明器又更进一步的了解!而且最让我食不下咽的,是文章后面提到的关于生理缺陷的事情,如果是真的话,难道我身上也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缺陷?一连串的问题,都只能通过找到这个神秘的匿名作者后才能揭晓了。

  回家之后,老爸跟韩平正在吃晚饭,见我一脸忧心忡忡,便问我怎么了。我便把论文的事情给他们说了。「缺陷?你说你可能存在着什么生理缺陷?我可从来没发现啊,这些年来你不都一直很正常么?」「是啊,我也觉得很奇怪,没有任何感觉哪里不对,只是今天看到那篇论文后,就老是有点担心,会不会是有什么我自己没感觉但潜在的毛病……」

  老爸说:「那篇文章既然是匿名的,说明作者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但是又希望这篇文章发表。我怀疑,知道得这么清楚详细而且专业的,甚至很多原理和推测连我都不了解,会不会是……你妈妈当年身边一起共事过的人?」
  「嗯?」我跟韩平一起瞪大了眼睛望着教授。「对,因为据我所知,你妈妈当年研究的背后,应该是有某个集团在后面资助的,她的研究设备、器材、以及人力,都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得了的。而且一旦成功,所带来的巨大收益,也是令众多财团感兴趣的。」

  「如果是这样,那就是说即便母亲不在了,这项研究还是有可能在继续了?那写这篇文章的人,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我问道。老爸摇了摇头,不过他突然灵机一动:「不过,我倒是可以通过业内的关系,说不定能找出这个作者!」
  「yeah!教授那就拜托你啦,我到时一定要问清楚这个人!老爸加油……」我说完一激动就俯下身搂住教授的脖子,亲了老爸一口,不想一对豪乳正好贴在他的肩膀上,还在一晃一晃的,看得韩平大叫:「我说孙寒啊,别这么开放行么?这是咱老爸也……」我这才意识到,脸一红,慌忙松开,然后朝韩平做了个吐舌头的鬼脸,好像挑逗地说「你管我!」

  晚上洗澡的时候,韩平一直占着坑在开大,我又一身汗,只好拿着睡衣到楼下老爸的浴室。「爸,用一下您的洗澡间哈,韩平那家伙一直占着!」「好!」说完我就进去淋浴了,一边洗还一边轻轻地哼着歌。可是洗着洗着,好像看见门外隐约有个人影,一开始觉得是错觉,后来看见好像还在晃动,于是我喊了声『老爸?』没有人答应。浴室的门是磨砂玻璃的,透光不透明,都开着灯的情况下,里面隐约可以看见外面,外面也隐约可看见里面。

  我喊完后那人影就不见了,可是隔一小会儿好像又出现了。我也洗完了,但故意不关花洒,而是摄手摄脚地走到门边,轻轻打开门探出头来。没想到张眼就看到老爸就站在跟前,我们两个人都吓了一跳!『爸,怎么啦?』老爸一脸尴尬,结结巴巴地:「没没……我……我内急!忍不住了。」『噢噢,原来你要用厕所啊,叫我啊!你先用。』说完我把门打开,自己站在门后面,让老爸进来。
  结果老爸进来后我顺手把门关上,才发现对面镜子中的自己一丝不挂,胸前的双峰一晃一晃还在滴着水。我连忙尴尬地将双手挡在胸前,老爸看到我这个样子也一脸的不好意思。我连忙晃晃荡荡地跑到淋浴间将浴巾扯下来,挂在身上,然后等老爸解手。老爸愣了一小会还不动,只是望着我。我一脸奇怪,半天才反映过来,自己现在是女孩,老爸在等我出去不然不好意思尿尿啊…………

  我的脸又一次红到了耳根,「噢噢噢」一边轻声一边往门外退,然后迅速把来不及穿上的睡衣撩走,把门关上。哟哟,真是尴尬死了。回房穿好睡衣,我才想起刚刚换下的髒衣服忘记拿了,于是又下楼来到老爸的卫生间门口。推开半掩的门,惊呆的一幕出现了。这个平日备受我尊敬的老爸,此刻正背对着门,从镜子看见侧面的他,正拿着我的胸罩和内裤在闻!惊呆的我不小心发出了吸气的声音,被老爸察觉了。他回转身看到一脸尴尬的我,两边脸蛋羞红羞红的,也冷不防被我吓了一跳似的,然后很快又淡定地笑着说:小寒,你的衣服漏拿啦,我正要摘下来拿去给你呢,拿着!「然后假装自然地递给我,我也假装淡定地接过来:」嗯嗯,忘记了「说完转身就急急忙忙离开了。这时我无意中还瞥见,老爸的裤裆隆起了巨大一块帐篷!

  没想到老爸平时正正经经,竟然有这种癖好!我边上楼梯边拿着自己穿了一天的内衣轻轻闻了闻。不但不难闻,而且还有一股女人特有的汗香!而且因为我今天被韩平和袁章都搓捏过乳房,可能分泌了不少奶水,胸罩上还留有一丝淡淡的乳香!可是这更加加深了我对老爸的后怕,这感觉怎么有点变态呢……我上房遇到韩平,马上就跟他说了这事,他却不肯相信:「不可能啦,老爸的为人我还不知道,如果他真的这样,说明他可能真的压抑了太久啦!」听他这么一说我想想也是,自从母亲离开了他,可能教授真的很久没有跟女人那个了,所以想想也能谅解吧,唉,也怪可怜啊。

  夜半,我玩完手机准备睡觉,到楼下去到杯水,经过教授房间,突然听到些许移动。我悄悄走近房门,啊,教授竟然在做春梦,眼睛紧闭着,嘴巴却一张一张,好像在念着什么。我再凑近些许,来到床边,接着外面的亮光,隐约看到教授一副非常享受的神情。静静地听,似乎在念着谁的名字。『子小,子小……啊……』啊,原来老爸还念着母亲!虽然已事过多年,而且母亲也逝去有段时间了,没想到老爸还如此念旧,连做春梦都想的仍然是母亲,这不能不让人感动。
  这时我瞥见老爸的那里,竟然高高地勃起,简直就是一柱擎天来形容!我一边觉得眼前这个五十出头的男人非常可怜,多年来苦苦压抑着自己的生理需求,一边又感动着他对母亲的专注的爱,这么多年过去了仍然没有改变。我望着他那根高高耸起的巨棒,竟突然产生很想帮助这个可敬又可怜的男人一把的想法。虽然他是我的老爸,但他也是有生理需求的,而且我就帮他用手解决一下,又不会怎么样。想到这里我便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抚摸起教授那根隔着内裤都能感觉到又粗又长的巨棒来。

  我的小手一触碰到老爸,他就颤抖了一下,仿佛全身被电了一下。盈盈一握之下我也感觉到这充实的手感,好像比之前在母亲地下室那次更有感觉了,让人不仅想尽口舌之欢!呸呸呸,我赶忙打住自己,我在想什么呢?竟然对老爸的那里都有想法!赶紧帮他解决了问题就走人吧。于是为了加快他的高潮,我将他的裤子轻轻拔下,直接用手接触并加快了套弄的速度。他很快就在梦里快活得叫出声来。

  丝丝稠滑的透明液体从他的马眼不断渗出,很快他的整根巨棒和我的手都变得滑滑的,借着外面的光线,越发让人感觉刺激。随着感觉的越发强烈,我好像真的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很想用自己的唇舌将这根巨棒吞没!正在我想入非非之时,突然感觉身后有人!

  我扭头一看,吓!差点没叫出来。韩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身后,而他耸起的小弟弟,已经硬的隔着小短裤顶到我的小穴了!我连忙起身要跟他解释,他却「嘘」的手势示意我不要吵醒教授,然后又摆摆手让我继续。为了不引响动,我只好听他的,继续套弄着老爸的肉棒,而韩平在我身后,却开始不老实起来了。
  他先是伸进我的胸前揉搓了一阵两只饱满的乳房,当然也没少问候两颗小葡萄,把他们弄得硬挺挺的,然后又顺势滑到我的翘臀,插进我的小短裤里就开始肆意乱摸。慢慢地他触碰到我的小穴,因为刚刚对教授做那个的时候已经是非常兴奋了,所以这回那里应该已经是一片湿滑!果然韩平一会儿就把我那里撩拨得水声涟涟,我只能一边套弄着教授,一边扭动着丰硕的翘臀配合着韩平的节奏!
  这时韩平突然冷不防地迅速一把将我的小短裤扒下,还不及等我反应,肉棒就已经插入进来了!『啊啊…………』我禁不住轻声叫了出来,这时教授好像稍微醒了一点,挪动了一下身子,紧接着又睡了过去。我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一边继续含吮舔弄着教授的巨棒,一边享受后面被韩平猛烈撞击的啪啪啪之快感,这种前后开工的感觉实在太刺激了!

  就在我和韩平都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教授毫无预警地就射了,把我弄了一脸!我怕他会醒过来,赶忙快速地帮他带上裤子盖好被子,然后和韩平狼狈地逃了出来。回到二楼的洗手间把脸擦干净之后,两个飢饿的小狼才又回到房间继续刚刚未酣的战事……

                 3

  几天过去。这天正在杂志社写稿,突然老爸来电话了。他说经过熟人几经辗转联系到了这篇论文的作者,还把地址和电话给了我。我马上打了电话过去,结果几次都没有人接听。只好下班后过去一趟了。

  下班了,我按照地址找了过去,这是一座非常隐秘的宅子,外面看起来陈旧失修,还长满了绿色的青苔。在道路尽头深深的树荫包裹之下,显得有些阴森吓人。敲了很久门才开。开门的是一个很瘦的男子,但是身材却很好,看上去好像是个非常喜欢干净的人,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睛。明净的镜片底下,是一双目光深邃的眼睛。他一开始看着我非常诧异,怀疑的眼神对我上下打量,我表明来意之后,他才放松了些许,让我进了屋里。

  房子里面跟外面没想到却是完全两样,简直是别有洞天,虽然地方很小,但是装修得非常别致得体,打扫得也十分干净整齐,一看就知道主人是个非常有条理的人。房间里面堆满密密麻麻的书,大概都是些什么遗传基因学,变异学之类的生物类学科着作。「来,喝杯水!」我正在探索着人家的房间,冷不防他从背后出现,把我小小吓了一跳。「这杯是我最近调制出来的变身药水,名字叫『叔叔』,喝了之后你就会变成一个男生。」我听了之后吓了一大跳,因为已经喝下去一小口了!他看着我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呵呵……开个玩笑。这么说,你是看到我的那篇文章找过来的?」

  我点了点头,仍然用充满疑问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个谜一样的男人。「我叫凯利,科班出身,之前在我大学导师的实验室实习,现在在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做产品研发工作。你看到的那篇文章,其实是我实习的时候写的,也是我那时的研究方向。说说你吧,怎么会对这个感兴趣呢?你找我是想了解什么?」

  我对他的突然发问毫无准备。「我……我就说对你的这个研究很感兴趣,感兴趣。我想问你的是,你所说的这种研究,现在已经有实体的产品了吗?还有你最后提到的生理缺陷,这个具体是指什么呢?」凯利听了似乎有些吃惊,看我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实体产品……这个我不太清楚呢。但是,你说的生理缺陷,这个确实是大概率存在的,而且会是多样化的,可能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现状,比如说性征转换不完全、无法正常性交乃至生育等等都有可能。」

  「没有啊……」我冲口而出,然后意识到不妥,连忙改口:「没……没有转换完全吗……」可是凯利似乎早已看穿我:「小妹妹,直接有话直说吧,还有,你到底是谁,有什么事情?关于我的研究,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又在隐瞒些什么?一般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对这个感兴趣还找上门来,而且还会问什么实体产品,具体的副作用,如此事无巨细,你一定不是普通的研究者!」

  我圆不下去了,「我……是的确有个朋友,他有一个类似的器具,符合你文章中所描述的所有方面……是他……他托我过来向你打听的……」「噢?是吗?」凯利一副半信半疑的语气:「那你去请他过来一趟,把他的『那个器具』也带过来。」我赶紧想趁机开溜,因为这个人好像知道得太多了,来头绝对不简单,还是走为上策为妙!还没迈出几步,只觉得天旋地转,四肢突然没了力气,一屁股瘫坐在身旁的床上。意识还是很清醒的:「你……给我喝的是……什么……」
  凯利完全没有搭理我,一手按下他桌子底下一个神秘的开关,突然我身下的床铺就转动了起来,旋转到房子的另一个密室般的空间,跟外面书房的构置完全不同,这里就像个底下实验室,里面充满了各种测试的器具和仪器。凯利从另一扇门走了进来,笑眯眯地说:「我的文章一发出去,就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肯定找我的什么人都会有了,当然要小心点咯。放心,只是让你暂时不能行动而已,过半小时就好。而现在,就让我这个人肉测谎仪,验证一下你刚才说的话是否如实吧!」说完就把手伸向全身不能动弹的我。

  「你……你要干什么!」他并没有搭理我,而是直接像一个冷漠的医生审视病人一般,纯熟地掀起我的黄色贴身小背心,露出38D的黑色蕾丝半透明bra(最近韩平老是帮我网购那些奇奇怪怪的性感内衣)。「哇哦,这是多有弹性呢,平躺着都能这么挺!」但奇怪的是这个凯利并没有像正常男人见到女人身体的那种冲动感觉,而是非常司空见惯似的,用熟练的手势搓捏起我的巨乳。「啊……你……这是想干什么……放开我!!」我无力地叫喊着抵抗着,可是没几下子,胸部便有了反应。

  他把我的bra向上掀起,果然乳头已经在分泌乳汁了,一丝丝地喷射出来。「看看看,这就是我要的证据!这就是我论文里面所述说的反应,完全一模一样。这就是雌性激素反弹后过分分泌的体征!让我再来看看下面!」说完他又俯下身将我的牛仔短裙捋上来,穿着暴露蕾丝小黑t字内裤的下体呈现无疑,在被一个陌生人刚刚持续抚摸乳房的刺激下早已湿透了。他把我的内裤的下部连接部分扯到一边,用轻快的手指撩拨起小穴,左手又同时捏住我的小葡萄,上下同步的刺激下我很快就缴械投降,放弃了无力的抵抗,下体喷射出清冽的爱液,在身体几近痉挛的状态下,剧烈地潮吹了。然后整个人像经历了一场马拉松长跑一样,瘫了在床上,大口地喘着气。

  「你……太……太过分了……」我冷冷地看着凯利。「验证完毕,你就是你的朋友,你的朋友,就是你!」我听了先是一愣,然后总明白了他举动的用意。不做声,算是默认了。「所以,你的那个宝贝呢?有没有带在身上?还是说你现在已经完全不用它,彻底恢复女体了?」「对,我现在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女生身份,不怎么用那个了……」于是我简单说了一下我的事情,明器的由来等等,当然没有提及父母的事情。

  「所以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你文中提到的缺陷的事情,我担心有些什么是我还不知道的。」「这么说,你从小到大这么长时间,就没有发现自己身体上有任何问题?」我坚决地摇摇头,「完全没有。」这时凯利显出一副非常匪夷所思的模样,语重心长地轻呵了一口气,好像有点办事不得其解的纳闷。然后他似乎决定了些什么,转身背过我,只听一些响动,突然眼前的人就有了变化。

  等他再转过身来的时候——不对,应该是「她」才对!一种昔日自己「变身」的情形竟然在眼前出现,乍现在对面的竟然是以为体态修长,胸前又极为丰满,还长着一张成熟冷艳的漂亮脸庞的大美人!我的天……竟然世上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别的明器佩戴者!还被我遇到了!原来她也是个女生,我说怎么刚刚的反应完全不像一个男的正常生理反应,举止神态和说话的语气也是。

  「惊呆了,是吗?没想到这东西我也有对吧?看看,你的是不是也是这样的!」说完凯丽就把她的明器递了给我,我仔细地端倪了一会,确实跟我的是一模一样。我点了点头,然后瞬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那么,你在文中所述说的内容,其实就是你遇到的状况咯?」凯丽点了点头。「就是说,你的身体也极为敏感咯?」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什么:「那……那就是说,你身上存在你所说的某种缺陷???是……是什么呢?我刚刚看你也没发觉有什么异常啊……」

  凯丽见我一副十万个为什么的样子,直接从我手中接回了明器,然后转身装上,又变回了刚才那个酷哥的模样。这时他转过身来突然脱下了黑色西装长裤,然后是内裤,露出了一根「利器」。我又被吓了一跳,今晚经历的一切就像一场科幻电影一般。「你……你又要干什么啊?」

  他不回答我,只是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胸部和下体,由于药效没过仍然是刚才的大字型疲软姿势,双峰高耸,门庭大张。我羞耻地咬着手指,就这么被一个陌生人审视着,不过还好知道了她其实是个女生,还没有太抗拒。只见凯利开始自慰起来,可能是看着我的诱人样貌来了感觉,逐渐加快了撸动的速度。虽然明知他是个女的,可是看着这么一个大帅哥在我面前撸着一根粗壮的利器,我也禁不住想入非非,浮想联翩了,嘴里的手指从咬变成了舔。

  突然他像要高潮的样子,一个很享受的表情,然后还故意凑到我面前。吓得我以为他要射在我脸上,连忙奋力用疲软的手掌挡在了眼前。可是却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他的肉棒抽动了几下,像是射了,但却什么都没有射出来……我满脸的疑惑,用不解的眼神望向凯利。他也用眼神看着我,似乎在回答我:「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问题……」我明白了,他的缺陷就是,无法正常射精!「孙寒……你难道……不会这样是吗?」我点了点头,「我不会,我那个的时候,完全是正常的。」

  「看来接下来我得好好研究一下了,你的到来为我提供了一些新的线索,非常感谢。」凯利一边整理好裤子,一边帮我穿好衣服。然后给我说了一些他的事。「我其实一直都是个很正常的女孩子,只是比较冷静,性格比较要强,有点像男生。所以其实我自己也想当个男的。所以在我的导师提出让我来做实验的时候,我义无反顾地就同意了。起初实验也非常成功,直到发现了这个问题,导致整个项目没法向前。我的老师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差,也越来越偏激。所以后来我们的关系就疏远了,我也离开了实验室,自己开始了新的工作以及独立的研究。」
  「那你的导师现在人呢?」「已经不在了。听说他用自己也进行了实验,依然没能成功,最后在实验室自尽,已经身故了。」我一听大惊:「你的导师,也是个女的?还用自己做实验?她叫什么名字?」

  「孙天云。」

  我的天。原来凯丽,竟然是母亲的助手。那母亲难道从未对她提起过我?不过现在未能搞清楚此人的真正目的,我还是不敢轻易透露自己就是孙天云的女儿。「凯丽」凯丽送我出门的时候,我问道:「你导师难道就从来没有过一个成功的案例?」「呃……」她想了一会,美丽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有的,她曾经有提过,有一个成功的案例,十几年来从未出现过任何负面症状和生理缺陷等等,难道说的就是你吗?」「额,这我不太清楚,因为我父母是想要男孩的关系,从别人手中花重金买来的明器。这些年来有没有被人检测,这个我不太清楚。」这个解释似乎凯丽也点点头接受了。

  「等等,凯丽,刚刚你说,有一个成功的案例,难道你导师还有许多案例?这个产品到底生产了多少?」「是的,除了我和你以及她,我所知道的还有两个,改天我介绍你认识一下,她们也是被我研究的对象,呵呵。我是真的想搞清楚,导致问题的原因是什么,然后把这个bug修复好,让拥有明器的人能够跟正常人一样。」

  「你真的觉得,这样的产品,应该继续留在世界上,而不应该被销毁吗?」我轻声说到,轻到估计凯丽都听不清。我们道别后我独自离开了。

[ 本帖最后由 观阴大士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