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其它小说  »  【苏米亚战歌】(第二章)(10)作者:indainoyakou
【苏米亚战歌】(第二章)(10)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8455


  第二章「基辅事变」#10

   静谧轻摆的冬季缇花窗帘揭开如水晃荡的青琉璃色光影,光影的正对侧洒下 一片短暂的黯淡橙光,踏过昏暗光幕进入屋内的是一双覆在绛紫丝袜下的高挑玉 腿。规矩稳重的步伐没有激起相应的声响,仅在窸窣磨擦声簇拥中来到皇女殿下 床边。

   伊吕娜将她不得安眠的憔悴脸庞仔细隐藏於黑暗中,弯身凑向殿下耳边,朝 那较以往混杂许多的香气出声道:

   「皇女殿下,紧急状况。」

   没有反应,睡得很香呢。

   韵律的呼吸声和平静的睡姿让伊吕娜心生怜惜,无奈公事公办,她只得逐次 提高音量,直到唤醒殿下。

   一阵令人愉快却忆不起来的美梦忽地破灭后流逝,苏米亚怀着备受打击的虚 无感睁开了眼。她身旁的长发美人米夏、米夏过去的矮个子琴雅、枕在大腿上趴 睡的希莉亚等人纷纷起身。琴雅为殿下点起茶灯,一副副温暖的女体登时映入伊 吕娜眼帘。

   尽管疲惫依旧,希莉亚已跳下床取出武器,随后才开始着衣。另外两人的枪 械与匕首置於床下,长发披散的米夏拿起武器便护在袒胸露乳的主人身旁,琴雅 则是低身前往缇花窗廉旁待命。

   伊吕娜对众人的反应由衷敬佩,但是她很抱歉,因为自己并没有说明清楚状 况为何,事实上皇女厅确实没有遭受直接的威胁。为了表示事情并非骑士团员们 所想那般紧急,顺便为殿下看似倦意尚浓的神情提供短暂的清醒缓冲,她分别和 希莉亚等人交会目光,约莫五秒后才在殿下不耐烦地注视下报告:

   「不久前帝都方面发表了正式宣言。本房可与战情室连线播放录影档案,您 要在此检视还是前往战情室?」

   一向对皇女殿下溺爱有加的伊吕娜也没有提供置之不理的选项,看来事态非 同小可。

   苏米亚向站在床尾的希莉亚扬首,希莉亚转身启动视讯系统,琴雅与米夏两 人则是收起了武器,分别置身殿下两侧。伊吕娜从室内饮水机倒了凉水给主人及 护卫们,随后来到希莉亚身边告知她档案。

   润过喉,苏米亚便拥着卸下武装后娇味满点的两只猫咪。米夏穠纤合度的肉 体既香又柔软,琴雅瘦小的身躯亦别有一番风味;她随手抚摸她们的肌肤,意识 在柔冷的乳房与乾瘦的腹部间漫无目的地徘徊,等待床前萤幕动静。

   针对帝都贵族们的劝说才刚展开,真希望别再出什么大事啊。苏米亚如是想 着,和乖巧地舔舐主人手背的猫咪们一同迎来克里姆林宫的视讯画面。

   没有任何前言、没有给人心理准备的时间,影像之初即是身着金纱银绸之守 圣者战裙的帝母大人,和阅兵典礼上一模一样的装扮。希莉亚立刻向着画面立正, 两只猫咪正欲下床,苏米亚却无情地扣住她们。

   第一时间令她感到不对劲的,是希莉亚身旁的伊吕娜并未採取应有的礼仪, 而伊吕娜正是这座房间内唯一先行接收到资料的人。其次,才是定睛一看进而察 觉到的异状。

   画面上的人并非帝母大人,而是另一张熟悉的面孔。

   『本日稍早,在莫斯科和全俄罗斯大牧首安格琳娜见证下,出於玉体不适, 玛丽安娜四世已返还安娜塔西亚之名,正式禅位。依照本国最高法律,皇位及安 娜塔西亚之名,由朕,安娜贝儿?伊莉莎白耶芙娜?罗曼诺娃,继承之。』
   画面稍微拉远,在宣言现场的白金之叶卡捷琳厅已撤下帝母大人的玉绘、挂 上皇妹的画像;而在象徵着帝位之守圣者战裙旁侧的,确实是正装打扮的安格琳 娜大牧首……还有罕见地身着华服的吉娜依达皇亲与玛丽亚皇亲,以及披上金斗 篷、取代了原皇帝骑士团长的亚美妮亚。

   未免太快了。

   虽然帝母大人总是不按牌理出牌,但是不管她打算做什么,唯一的规则就是 抓紧帝权不放,四十年来皆如此。主动退位?这种发展根本就没有脉络可寻啊!
   ──等等。

   几个小时前才出现卫星与空舰事件,现在就宣佈登基……难道是,政变?
   可是那个左派的皇妹就算贵为皇位继任者,脱离中央政坛已久的情况可说是 没有足够的影响力,理应配合帝母大人顺水推舟才是……可恶,这么一想不就是 真正的让位吗!

   迳行宣佈开战又不给予皇女领应有的支援,和皇务院起冲突又搞失踪,如今 还正式退出帝都──帝母大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突然就将帝国核心从极右派转为左派,难不成事到如今才想中止这场战争?
   尽管荒唐,这种事情的确是办得到的。将战争罪名推到帝母大人与各自开战 的皇女们身上,以温和派驱逐激进派为名、以中央军并未实质参战为由洁身自保……罪责转嫁完成,新政权或许还能讽刺地一举站稳脚步。

   很难想像安娜贝儿宁可选择战争这条路,她成为敌人的可能性实在太高了…
  …万一事态发展至此,则有必要和明斯克及亚库兹克联手,诱反中央军并压 制帝都。

   这时画面切近,和帝母大人相似的冷漠脸庞直视镜头,语气略显生涩地宣告 着:

   『朕将延续既有方针,基督教必须统一,望有志一同的欧洲诸国与俄罗斯携 手完成此一目标。』

   ……并不是放弃战争,而是支持战争吗?

   苏米亚怔怔地盯着说完这番话便沉默下来的安娜贝儿,直到数秒后画面中断, 她的目光仍若有所思地停留在返回操作介面的萤幕上。

   乍看之下似乎只是急就章的宣言,实际上已传递必要的资讯,就科学家自居 的皇妹而言也算是符合她的作风。尽管对於讲究排场与流程的多数人来说不很习 惯,反正只要知道帝权更换、旧政健在便已足够。

   仅仅一晚。

   不……

  仅仅数个小时,一切突然就成定局。

   哪怕早已知悉「俄罗斯的安娜」这令人遗憾的游戏规则,事情发展之快,实 在令人不安……然而,南方军制定的战略方针本来就是建立在帝权无望、另起大 公国的前提下,只要皇妹没翻脸不认人,说实话帝权易手也无妨。

   只是这么一来,资金调度又有额外的变数了。或许该从反对新帝的贵族下手。 思及至此,苏米亚唤来伊吕娜加以询问:

   「莫斯科及圣彼得堡各处机关可有证实并承认此事?」

   「无论中央与皇务院机关皆无法取得联络。各州及各地防卫军倒是相继承认 新沙皇的帝权。」

   「帝都贵族呢?」

   「尚且不明。」

   「没有立即的大动作啊。」

   是仍受制於索可萝?还是静观其变?要是能有一点风吹草动给人见缝插针的 机会就好了,着实可惜。

   「有皇姊妹们对此事表态吗?」

   「目前没有。」

   「这样啊……」

   纵使没有亲暱到哪去,到底是同一个妈生的──姊妹们或许也对这场骤变抱 持观望态度,重点仍放在各自当前的战略目标吧。

   既已了解现况,现在该做的事情就只剩一件。

   那就是──

  「四小时内不许吵醒我,出去吧。」

   ──好好睡一觉,让不得安宁的脑袋恢复到不影响专注力与判断力的程度。
   「是的,皇女殿下。」

   伊吕娜为吵醒主人一事报以深深一鞠躬,然后转身向再度宽衣解带的希莉亚 颔首示意,将主人交付给骑士团长小姐后,便踩着无声的步伐离开寝房。

   房门方才闭合,苏米亚旋即倾倒在米夏柔暖的腹部上、向琴雅招了招手。当 她察觉倾落於脸蛋正面的柔软度和预想中的触感大相迳庭,赶紧让正爬上床的希 莉亚取而代之。不管怎么说,比起微突的胸部,脂肪饱满的巨乳更能舒压啊……
  一阵带有微香的温暖浪潮中,茶色灯光悄悄熄灭。

   肌肤间的磨蹭声结合湿润细鸣将苏米亚柔柔地包覆起来,为她一一抹去过剩 的杂念,直到睡意如涨潮般汹涌地升起。

   维持这姿势让希莉亚和米夏必须触着彼此的脸颊,若是两个小时前极度疲累 的状况还没话说,稍微恢复的体力加上共同服侍主人的关系,无疑使得奉上香乳 供主人舒压的希莉亚燃起小小的欲火。

   米夏那张卸了妆后雀斑尽出的脸蛋有股神秘的吸引力,希莉亚怀着解渴的冲 动吻向雀斑下的厚唇,动作大小控制在不影响主人的范围内,她也有点希望能被 抚摸。

   被主人搁在一旁的琴雅也没闲着,既然主人言明就寝、团长又明显大胆起来, 她索性爬到希莉亚身后,吻起那带有些许汗味的私处。

   忽然享受到主人才拥有的床上待遇,希莉亚不免心生罪恶感;可是等到主人 入睡,稍微挪点时间解决也不是不行吧──想着心仪的主人却和两名部属交缠, 希莉亚觉得好对不起主人,说实话也满刺激的就是了。

   翌日正午,吉娜依达皇亲抵达基辅,亲自向苏米亚传递中央军已撤除对南方 地区警戒兵力的消息,并预定在此停留两个小时。苏米亚以上宾之礼接待,邀皇 亲共进午餐。截取这项情资的莱茵无论如何都要参与,为此还特地洗了个澡、梳 理一番。看在她如此费心的分上,苏米亚命柔伊带着一干女仆把她困在研究室内, 这才和皇亲一同步入接待室。

   结果一进门就看见身穿洋装却披着白袍的金发小不点在座位上朝她挥手。
   「苏米亚,我坐这喔!」

   「你为啥在这……?」

   「你听我说,柔伊很过分喔!自己不能来就想拖我一起坐冷板凳,所以我让 她和那些女仆小睡一下,立刻赶来啦!啧啧,女人的妒嫉心真是可怕。」

   「……是啊。」

   伊吕娜也真是的,怎么没好好把关呢?

   苏米亚正欲唤来骑士团员护送金发小不点离席,不料对方先行以兴奋的沙哑 嗓音引起贵宾注意。

   「吉娜依达!等你很久了!」

   「注意礼节,这位可是……」

   基辅之主的威严尚未完全发挥,就被落於肩膀的轻拍打断。来自帝都的皇亲 以富有包容力的浅笑化解皇女殿下的怒意,然后走向一脸亢奋、双眼闪闪发亮的 金发小不点。

   「贵安,黑曜石的『玫瑰小姐』。」

   闪亮的淡色金眸随着一记雀跃的惊呼而睁大,莱茵难掩兴奋地应道:

   「呜喔!白翡翠的强者『正攻的吉娜依达』!亲眼看到你真是太感动了!」
   「好说。有这殊荣见到人称『七花』之一的阁下,我个人也非常高兴。」
   「讨、讨厌啦!又不是个人称号,七花什么的……欸嘿嘿……」

   「能够获得众知名调教师推举的称号,可见你拥有相当的实力与人望。不像 老身……」

   「不不不,那是因为你太强啦!俗人那些用来满足虚荣心的标准,根本就追 不上强者之列嘛!」

   「你真是会说话啊。哈哈。」

   「呜哈哈!」

   先不论一介平民居然好端端地坐在那儿和站在身边的皇亲交谈,这听来好像 在玩角色扮演的对话内容是怎样……?就算大概明白是和梦魇有关的内容,对於 没接触梦魇的苏米亚而言仍然难以融入两人营造出来的氛围。

   总之就当做是贵族间的寒暄吧。如此一来即使无法融入,也不会感觉太奇怪。 况且能让皇亲心情如此愉快,莱茵也算起到了些作用。

   然而这顿午餐却吃得她索然无味。

   受邀者心情不错固然很好,但是每逢帝都话题就明显回避,而苏米亚和吉娜 依达都不像帝都贵族那般三句不离八卦,两人互动除了必要的资讯交流,实在少 得可怜。

   反倒是莱茵一逮着机会就叽哩呱啦个不停,到底为什么区区一个梦魇能有这 么多话题好聊呢?瞧她们俩乐此不疲的模样,苏米亚无奈地将这疑惑拌进仅剩一 匙的蔬菜汤中,借汤浇愁般大口吞进肚子里。

   看样子是挖不到有关帝权、皇务院以及第五皇女的消息了。帝都及圣彼得堡 方面仍然处於失联状态,也许等内部整顿完毕才正式与各皇女领恢复连线吧。
   吉娜依达直到离开基辅前都没有透露更多情报,费心招待却换了个铩羽而归 的苏米亚不免郁闷,但也无可奈何。

   尽管获取的资讯进展有限,终究是明白了最重要的几件事情。

   首先,由於软禁事件引发南方军和中央军对峙的状况已经解决,武装完备的 二十万后备部队随时得以调动。

   其次,皇务院与莫斯科防卫军失去联系,其力量很可能正在被瓦解,必须放 弃对这两股势力的期待。

   最后,降落於基辅空防司令部的航空舰艇战斗群……两艘航空驱逐舰及一艘 航空侦察舰,彻底冲击包含她这位皇女在内的当地人员之余,亦证实了空中舰队 的存在。

   过去不曾听闻、理论上根本不可能达成的军事科技,中央军做出来了。
   列强们数度开发失败因而沉寂至今的动力装甲,中央军也做出来了。

   协助中央军完成这些玩意的,正是雷克斯工业──和研究出梦魇剥离剂的雷 克斯药厂属於同一血脉的全球型企业。

   这世上居然还存在着具备远超世界各国尖端技术的民间企业……怎么想都大 有问题。

   这件事绝对有必要加以详查。

   卓娅忙着指挥战线及调度部队、亲卫师团随时准备南进,希莉亚、伊吕娜和 叶卡上校都各有任务,眼下综合信赖度与技术力的闲暇人等只剩下──已将皇女 厅内的梦魇研究室搞得有声有色的金发小不点。

   虽然是个很让人伤脑筋的矮冬瓜,其特殊的行动力与挖掘力多少值得期待。
   苏米亚抱持不妨一试的心态,前往落成至今还没正式踏入过的梦魇研究室。
   原本只有两张双人床尺寸的旧空间,在莱茵以命令状硬是打通左右两侧的备 用接待室及本楼餐厅、强佔地盘后,理应宽敞到令人心旷神怡才对。可是当伊吕 娜推开研究室的大门、引领苏米亚入内时,呈现在皇女殿下眼前的却是一大堆几 乎吃掉大半空间的小隔间,有些还是用瓦楞纸和窗帘被单挡起来的急就章。
   隔间外靠墙处要不是堆满杂物就是放了张堆满杂物的桌子,各式电脑零散落 於杂物间,许多主机不约而同发出高速噪音运转着某些程式,但也有一台空闲着, 桌面佈景大剌剌地放上动态明星裸照。

   这边有个像老师的高龄者在墙壁白板上写着看不懂的数学式子,那边一个彷
   彿自闭患者般缩在杂物堆成的角落抱膝低语着成串数字;紮起小马尾的柔伊身披
   衣领处沾满汗水的白袍走来走去和那些怪怪的人交头接耳,同样紮起马尾的 莱茵正从右手边最后面的长形隔间步出,她身后跟着一位赤裸着贴了好几块渗血 贴布的黄种美人;有个邋遢的助手正帮美人儿拔掉贴布,接着换身穿粉红色护士 服的女士替那人拔除贴布后显露出来的伤口进行处理。

   总之乍看似乎是一团乱,稍微观察就会发现她们各自都在以独特的方式及速 度作业着,不管人类还是电脑。

   莱茵过了会儿才注意到殿下光临,她没有直接赶过来,而是站远远地朝这儿 大喊:

   「苏米亚!你来干嘛?」

   整间研究室除了柔伊和少数几人向苏米亚行礼,多半仍各忙各的没有交集。
   苏米亚不太习惯这股太过学术的氛围,多重噪音交织在一块、虽不难闻却很 微妙的气味也都令人感到头疼,於是只好差伊吕娜委屈莱茵出来一趟。

   「干嘛神秘兮兮,直接讲就好啦!啊,你要不要喝茶?我们有上周才从梦魇 中解析成功的红茶代码喔!不加鲜奶的那种,只比沖泡式茶包难喝一点!」
   都派人叫她过来了还在那儿大声嚷嚷,真不想跟着她扯嗓子大喊。苏米亚给 了她一记皱眉招了招手,不等她抗议便转身离开研究室。

   数秒钟后,一道小而急凑、一道大而沉稳的步伐纷纷来到走廊。伊吕娜关上 大门,顿时安静下来的走廊接着响起沙哑的呻吟。

   伸完懒腰的莱茵将她卷起袖口的双手插进白袍口袋里,走到苏米亚面前抬头 问道:

   「所以说到底有什么事?啊,如果是那台中古电脑,我买定了喔!限时特价 只要七十九亿卢布耶!」

   「……给我另寻资金管道,不然我破产给你看。」

   七十九亿也敢报上来,想当然耳那张申请单被狠狠打了回票。莱茵鼓了鼓嘴 巴说:

   「真小气啊。好啦,我再看看。所以呢?是要谈什么?」

   「你能调查雷克斯相关企业吗?」

   金发小不点挑起半边眉毛。

   「那种事情应该动用国家资源吧?像是什么安全部啊、什么调查局啊、什么 军情处跟什么委员会之类的。」

   「我无法动用中央资源,南方军的人力与财力相当吃紧,没有大规模搜查的 余裕。」

   「就算你这么说……啊,记得昨天那张设计图吗?上头有写叶卡捷琳堡。」
   「嗯。」

   「派出精锐部队突袭那个地方、绑一些雷克斯技术人员回来怎么样?」
   苏米亚盘起双手叹了口气。

   「……乌拉尔州的驻紮部队有一百三十五万,叶卡捷琳堡还是比帝都更加封 闭的特别管制区。」

   「也就是说──?」

   「办不到。」

   「呜,现实总是如此残酷呢……就像柔伊妹妹的身体。」

   「柔伊?」

   这次换莱茵装模作样地盘手叹息,摆出一副很是困扰的表情说道:

   「明明是这么清纯可人的年轻女孩,下面却是大魔境……枉费人家当初还期 待见面要好好调戏她的说,结果居然是不用拳头就无法满足的变态!世界的恶意 实在太可怕啦!」

   ……姑且不论自个儿悲愤起来的金发小不点,柔伊那甜美系女孩竟然有着如 此成熟的身体、如此惊人的性欲吗?看来是该对文官职改观了……改观的第一步 就从传闻中的大魔境开始吧。

   「你在笑啥……该不会是想抱她?」

   「说什么蠢话。」

   「我劝你不要自讨苦吃啦……那个,像森林一样唷……千年古林的等级……」
   「你也太夸张了。」

   「真的啦!根本盘根错节了唷!黑麻麻的禁忌密林、阴湿的肉红色森中湖、 无底深渊般的黑暗深穴!啊,还有被漆黑枯林包围的活火山口!连肚脐也长毛唷!」
   「想像力丰富过头了你。而且最后那个干嘛不跟着比喻……」

   莱茵一副就是过来人好心劝戒的姿态,正打算继续讲个不停,研究室房门就 打了开来;不知情的当事人柔伊很有规矩地向苏米亚行礼,随后小跑步到莱茵身 边,向她递呈一张附有图表的资料。

   苏米亚、伊吕娜与莱茵同时盯着柔伊下半身。

  这就是同时散发出青春活力却又深藏不露的淫乱身体啊──苏米亚与伊吕娜
   各自在心里为柔伊打上新的分数,然后又因为柔伊害羞的反应将那分数开根 号乘以十。

   「那、那个……请问我怎么了吗?」

   金发小不点一手扠着腰、一手向隐世高手比了个大姆指,愉快地说明:
   「我们才刚聊到你!了不起的大魔境!」

   对那词彙立即产生反应的柔伊悲惨地放声大叫,紧接着拼命向身旁的皇女殿 下解释:

   「不是那样的!不是那样的!那是莱茵小姐自己做梦梦到,她就一直消遣我……可、可是!人家那里才没有这么夸张!」

   苏米亚维持盘手姿势,向柔伊扬起富有包容力的微笑说道:

   「不必感到害羞,欲望旺盛其实是件好事,不过还是要注意卫生。」

   「并、并不是真的!人家的……」

   「就是嘛就是嘛!柔伊的大魔境真是伤脑筋呢──」

   「呜……!莱茵小姐,太过分了……皇女殿下,人家真的是清白的!如果您 还是不信的话……请……请亲眼见证……!」

   没想到满脸通红的柔伊还真的打算要当众脱裤。莱茵在一旁幸灾乐祸,幸亏 伊吕娜反应快速,才防止传闻中的秘境在走廊上公然曝露出来。

   「伊吕娜小姐!请让我证明我的清白!」

   「请冷静下来,柔伊。」

   「不行!皇女殿下和您一定是误会了,我一定要……一定要让你们看清楚才 行!所以拜託了……请让我脱下裤子,两位看一眼就好,拜託!」

   这下不管大魔境之谜是真是假,可怜的柔伊都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赢来了痴女 称谓──瞥了眼在走廊两侧竖起耳朵听个一清二楚的女仆们,苏米亚这回真有点 为柔伊感到不舍。

   再待下去也无济於事,苏米亚向莱茵下达从各方面搜查雷克斯企业的命令后, 即带着伊吕娜……不行,现在让她松手马上就会春意盎然……苏米亚临时徵召看 好戏的两名女仆接手柔伊,这才领着伊吕娜离开吵吵闹闹的梦魇研究室。

   「等……请等等,皇女殿下啊啊……!」

   柔伊那淒厉的呼唤声未免可怜了。虽然从那反应看来大概不会是什么奇特的 大魔境,还是该传她夜侍一番好化解心中的芥蒂吗?

   可是总感觉提不起劲啊……对於引起了自己兴趣却意外普通的女体。

   莱茵说得没错,世界的恶意实在太可怕了。

   西元二一五五年,正月下旬,神圣俄罗斯帝国第二皇女苏米亚?妮拉耶芙娜? 罗曼诺娃率二十万俄军南下进入新乔治亚。同时,罗马尼亚─保加利亚联军於塞 尔维亚东境完成准备,总数七十九万的盟军兵力於巴尔干南北展开。

   包括第二皇女领、南方领土及盟国领土的后方人员和新一波预备军人在内, 俄罗斯南方军动员的战争人口已超过六百万人。

               《第二章完》

   「怎么了,这种时候联络。」

   「什么啊,居然因为太无聊专程用撒母耳……」

   「知道啦。你说吧。」

   「嗯。」

   「嗯。」

   「我在听。」

   「那些事情根本不重要吧。」

   「我意思是,反正已经赢了。」

   「美国?」

   「哈哈,都要两个月了,她们早就可以从义大利和以色列出兵。」

   「说这些也没用,因为她们图得本来就不是战胜。」

   「所以说,二次大战后干涉俄罗斯的都没好下场。只不过欧洲恢复得比较早 罢了。」

   「好啦,德国也很厉害,可以吧。有够小家子气。」

   「哈哈。」

   「嗯。」

   「对。」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志同道合的敌人』。也就是说,实际情势应该是……等等。」

   「回来了。」

   「没什么,只是无聊的俗事。」

   「嗯,我在听。」

   「深有同感。」

   「没错,女儿这种东西,乖乖听话的最好。」

   「少啰嗦,你明明只多我一个。况且就技术上来说是一样多。」

   「你说。」

   「嗯。」

   「的确该处罚,如果屡劝不听。」

   「失职?」

   「嗯。」

   「你的立场真是尴尬啊。不,应该说是微妙。哈哈。」

   「不一样。我可是握有主导权喔。」

   「我认同。」

   「既然如此,设下陷阱以逸待劳不就得了?」

   「就是那样。」

   「所谓的狡兔三窟吧。哈哈。」

   「最终关头你下得了手吗?」

   「毕竟是女儿嘛。」

   「我没有在质疑你的逻辑。根本就没必要这么做。」

   「少来。」

   「嗯。」

   「我说过不一样。」

   「对。」

   「听你这么说真的很好笑。」

   「反正,这个世界……」

   「我没忘。」

   「必要时,我不会像你那么多愁善感。」

   「听话的女儿就该褒美,叛逆的女儿不要也无妨。」

   「我就是这样的女人啊。」

   「哈哈。」

   「知道了。」

   「知道啦。」

   「嗯。」

   「下次联络,就是全面战争的时候。」

   《第一部「俄军出击」 完》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