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重生操美记列传·赵颜妍传】(03-04)【作者:shilinlee】
【重生操美记列传·赵颜妍传】(03-04)【作者:shilinlee】
字数:164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 转机 考验

  赵颜妍并没有等候多久,一个小鬼飘了出来,说道:「那女鬼,随我进去,阎王大人要审问你了。」说完不由分说,抓着她的手臂,把她押进殿内,一路上还不住地用眼睛狠狠剜着她赤裸的玉体,却并没有更过分的举动。

  赵颜妍忐忑不安地进了殿内,在小鬼放开她飘然离去之后,一只手遮着胸前,一只手挡着下身,按着判官甲的吩咐,跪在了堂下。

  「下面是何人!」阎王问道,两侧肃立着判官甲和另一个穿着同样服饰,长相也一样鬼斧神工的人。

  「回阎王的话,我叫赵颜妍。」赵颜妍答道。

  「赵颜妍?名字倒不错!说说吧,你因何而死!」阎王问道。

  「我是自杀的。」赵颜妍说道。

  「靠!我知道你是自杀的,可是你自杀时为何没穿衣服?你知不知道人死的时候是什么打扮,到地府中就是什么样子?说,自杀的时候你在干什么?」阎王气得吹胡子瞪眼道。

  「我……我在自慰……」(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会穿上衣服再死了。)
  「这是何故?」

  「为了我心爱的人,因为他死了。我为他守身如玉这么多年,可直到他死前才知道他也爱着我。我……我到他死都没有感受过和他……和他在一起的滋味,所以我想……我想他……忍不住就……呜呜呜……」赵颜妍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不过让她稍稍安心的是,这个阎王长相倒是挺搞笑,一点儿也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吓人。看他的样子似乎挺好说话,一会儿求求他,没准可以让自己与刘磊做个来世夫妻。

  「你说你一直守身如玉,难道就真没有和其他男人发生过关系?」

  「这个……」

  「你如实道来,万勿欺瞒。」

  「只有一次,就是和我丈夫……应该是前夫……」

  「什么?你已经结婚了?」

  「是的,我所爱的人一直没有对我表白,我以为他不爱我,所以……所以答应了我前夫。却没想到那人会在临死前向我表白……我这才知道他……他也一直爱着我的……」

  「然后呢?」

  「他死后,我没有圆房就和前夫结束了婚约,回到自己家里,服用安眠药自杀了。剩下的,大人您都知道了。」

  「呔,休要欺瞒本王。你刚才说和他有了一次,现在又说还没有圆房。实情到底如何,速速道来。」

  「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小女子并非欺瞒大人。我说的那一次,只是圣诞节前夜感佩他对我的包容和理解,甚至鼓励我去追寻自己的真爱,见他忍得辛苦,所以用手……和嘴……还有胸部……帮他……帮他……其实我到死的时候都还是完璧之身……本来是想留给他的,哪怕婚礼上他向我表白,我都会干干净净地把自己给他……」

  「如此说来,倒也怪不得你,足见你对爱情的坚贞。你所爱的那个人是怎么死的?姓甚名谁?你一一说出来,如果他还没有投胎我可以帮你安排在地府内相见。」阎王说道。

  「他叫刘磊,死于心脏病。」赵颜妍激动地说道,她死的时候也没想到自己真能在地府内和爱人相见。

  「嗯?刘磊?这个名字咋这么熟悉呢?」阎王思考着说道。

  「阎王,他是您干弟弟啊!」判官甲提醒道。

  「哦!对呀!妈的,你看我这记性,一会儿你把那些人上供烧的脑白金给我拿来点补一补!」阎王一拍大腿,似乎恍然大悟道。

  「嗯……这个……刘磊他已经不在地府了。」阎王不好意思地说道。

  「什么!他已经投胎了?这么快?」赵颜妍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唉,真是可怜的女人!」判官乙叹气道。

  「就是啊,可是重生的指标就那么一个,不然让她也去重生该多好!」阎王也惋惜地说道。

  「对了,阎王大人,根据地府的规定,为爱殉情的人可以享受一次重新找回爱人的机会!」判官甲忽然一拍脑门说道。

  「你是说给她用『追情丹』?」阎王问道。不过又立刻摇了摇头道:「不行不行,这个丹药太毒了!」

  「什么药?用了能和刘磊见面吗?你快给我用!」赵颜妍突然激动地喊道。
  「唉!姑娘,不是本王不给你,实在是这个丹药太毒了!」阎王说道:「判官甲,你来解释一下吧!」

  判官甲清了清嗓子说道:「这枚『追情丹』你吞服以后,灵魂就会自动回到你刚刚喜欢上那个人的那一刻,也就是说回到以前那个你的身上。就和重生类似,但却不是重生。因为你这一世的记忆将被封存,包括你现在在地府里的这段经历。」
  「这有什么毒的?」赵颜妍奇怪的问道。

  「你听我说完!」判官甲继续说道:「你服食丹药后的一年时间内必须得到那个人的爱,这样和他同房时,你身体里的丹毒就会传到你爱人的身上,你不但没事儿,而且还会逐渐恢复前世的记忆。但是如果你一旦没有得到他的爱,那么你就会毒发身亡而死,并且要做孤魂野鬼永世不得超生。」

  「可是你说那个毒会传到他身上?」赵颜妍焦急地问道。

  「你这个姑娘是怎么回事,自己的死活都不担心反而会担心那个人?」判官甲奇怪的问道。

  「也许,这就是爱吧。」赵颜妍幽幽的说道。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这个毒对男人非但没有害处,反而会改变他的体质,让他拥有一些常人没有的能力,用你们的话说叫超能力,也可以说是异能,而且对那个方面有很强的滋补作用哦!这也是对他能给你爱情回报的奖励。」判官甲解释道。

  「哦,那你快给我服用吧。」赵颜妍一听那个丹药对刘磊没有害处立刻就放心了。

  「你确定?你用了以后就不会再记得这些事情了,他要是万一没有爱上你,你就死得不明不白了!」判官乙提醒道。

  「哎呀,你怎么那么墨迹呢,快给我服丹就是了!」赵颜妍不耐烦地说道。
  「哼!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判官乙他说的对,唐朝的XXX和清朝的XXX还有民国时期的XXX都服了这种药结果还是没有得到爱情,最后毒发身亡!」阎王提醒道。

  「我不怕!」赵颜妍坚定的说道。

  「可是这追情丹最霸道的还不是这一点,刚才我为了不给你太大冲击,所以没有和你说明。想不到你对爱情如此坚贞,连这都吓不倒你。这追情丹最可怕的是,如果不是本性极度淫荡却又对爱情极度忠贞的女人,服下之后便会立刻魂飞魄散。」

  「啊……」

  「服下丹药重生的人,身体会特别敏感,经常需要与男人交合才能缓解丹毒。」
  「啊……」

  「重生后这一年时间里,你不但要得到你爱的那个人的爱,还要和至少20个你所爱的人以外的男人发生关系。」

  「怎么会……」

  「你愿意为了她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吗?

  「……」

  「封存了记忆的你,在尝过男人味道之后,还会爱上他吗?」

  「……」

  「如此淫荡的你,还能够得到他的爱吗?」

  「……」

  赵颜妍无言以对,跪在堂下双手捂脸,呜呜地大哭起来。

  过了好一阵子,阎王长叹一声道:「虽然你对爱情很忠贞,却看得出你不是个淫荡的女人。能在临死前因为他而自慰,能够为了他而仅仅用手和嘴服侍令一个深爱你的男人,这已经是你的极限了吧?两种性格并存的女人本就万中无一,还能得到对方真爱的,更是稀少。唉,看来你们是有缘无份了。判官甲,带她下去,重新投胎吧。」

  「不,阎王大人,有没有办法让我变得……变得淫荡起来?」赵颜妍的声音响起,却越来越小,到最后仿佛蚊蚋,她的眼中却闪过一抹坚定。

  「你真的想要服用追情丹?」

  「是的,只要能再见到他,和他在一起,我愿意。」赵颜妍的声音提高了许多。

  「你真的愿意承受丹药如此霸道的药性?」

  「我愿意。」赵颜妍的声音更加响亮。

  「你真的愿意为了他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

  「我愿意,我愿意!」赵颜妍几乎是用喊的。「只要能让我和他在一起,我愿意和他以外的男人做爱,愿意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荡妇!」

  「你确定?」阎王眼中闪出一丝惊讶之色,没想到眼前这个女鬼竟如此坚定。
  「我确定!」赵颜妍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那么……」阎王看了一眼赵颜妍那泪痕未干的面容,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你就委屈一下,先来满足本王吧,只要你能让本王射出来,本王会吩咐牛头马面好好调教你一下,让你能够承受丹毒。不过,如果觉得自己做不到,千万不要勉强。」

  「是。谢大人开恩。」赵颜妍站起身来,娇躯一颤,略微犹豫了一下,脸上重新恢复了坚定,一步一步朝着阎王走去。

  (想不到到了地府,还没见到刘磊,就要承受这样的屈辱。不过……只要能再次见到他,能够和他在一起,拼了……)

  阎王看着一步步走近的赵颜妍,似乎还欲再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来。
  赵颜妍一步步走着,感受到阎王和判官甲乙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娇躯,意识到自己依然赤身裸体,脸颊顿时羞红,下意识地想要抬手遮挡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不行,为了见到他,我不就是要服用追情丹吗?不正是要变得淫荡,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荡妇的吗?这样扭扭捏捏的,怎么淫荡得起来?这一关我都过不了,还怎么能见到他,和他在一起?)

  想到这里,赵颜妍缓缓调整自己的呼吸,抬起一半的手也放了下来,将胸前和下身的妙处都展现出来,虽然依旧羞红着脸,但眼神中却少了几许羞怯,多了一丝娇媚。

  赵颜妍的步伐加大了一些,速度也加快了一点。阎王缓缓将身上的黑袍掀开,露出胸前壮实虬结的肌肉和下身一条黝黑粗壮,宛如巨型毛毛虫的鸡巴,令人望而生畏。

  (啊……好粗……好大……还没硬起来就是这样,硬起来之后又会如何?不知道刘磊的鸡巴会不会有这么大?什么时候才能让刘磊操到我?那样的感觉又会是如何?哎呀,我怎么会有这样淫荡的想法?诶,我不就是要变得淫荡起来吗?对,我是一名荡妇,荡妇……荡妇会怎么做呢……)

  赵颜妍生前久经职场,对心理学自然也有所涉猎。她怎样都没想到,这些知识竟然会被她主动用在自己身上。她一边调整心态,不断地自我催眠,脚下的步伐却丝毫没有减慢。走到阎王座前时,她的脸上已经羞意尽去,媚态更增。她用仍旧有些颤抖的小手握住阎王的肉棒,缓缓揉搓起来。动作虽然生涩,却也努力服侍周到。

  赵颜妍用手套弄了一会儿,阎王的肉棒却依旧软绵绵地趴着,丝毫不见抬头的迹象。但赵颜妍并没有放弃,眼中的坚定更增几分。想到和徐庆伟的那一次,她将樱桃小嘴张开,缓缓将阎王的鸡巴放入口中。一股腥臊的气味扑鼻而来,赵颜妍眉头皱了一下,想到自己的目的,随即舒缓开来,将口中巨物吞吐起来。
  吞吐了好一会儿,还有两只小手在一旁配合,阎王的肉棒却依旧绵软,神色上渐渐有些不耐。赵颜妍显然发现了这一点,明白这样做有些徒劳,于是不再坚持,吐出口中巨物,换了个姿势,躺倒在地上,用一双玉足夹着阎王的鸡巴撸动起来。

  由于已经是灵魂体,赵颜妍虽然赤着双脚,可她的足上却不染纤尘。她这一躺倒,下身玉户再无半丝遮掩,暴露在阎王面前。尚未开发过的玉蚌鲜艳娇嫩,由于开始的羞怯和之后的自我催眠,玉蚌已经微微有些湿润,两片阴唇稍稍分开一颗鲜红的蚌珠也悄悄探出头来,带给阎王强烈的视觉冲击。

  可是,又过了好一阵子,阎王的鸡巴依旧纹丝不动。赵颜妍见此,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我都这样了,它怎么还不硬起来啊?难道我真的和刘磊有缘无分了?不行,事已至此,我绝对不能放弃。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对了,难道是我还不够淫荡?)

  想起自己的目的,赵颜妍似乎找到了答案。她生前虽未经人事,却也在春闺寂寞时脸红耳热地偷偷看过一些东洋小电影,甚至仔细学习研究过一些,准备用来讨好意中人刘磊的,不想在此派上了用场。

  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案,赵颜妍心下一喜,看看阎王,阎王的眼神仿佛能穿透她的心思,目光中微露嘉许之色,顿时心头大定,已有定计。回忆着AV中那些女优吸引男人的招数,赵颜妍眼中的娇羞一闪即逝,被坚定和兴奋所取代。她的双足继续在阎王肉棒上搓动,一手抚上自己胸前的玉兔,用力揉搓着,一边稍稍挪动身体,让自己更加靠近阎王,大腿也分得更开,用另一只手将自己的大阴唇掰开,拇指在阴蒂上揉搓着,嘴中也发出销魂蚀骨的呻吟声。

  「嗯……啊……好舒服……阎王大人你的鸡巴好大,硬起来肯定能插得我很爽的……哦……」

  淫水一股一股地从赵颜妍的小穴中涌出,「扑哧,扑哧」的声音似乎在为这淫妙的乐章伴奏,赵颜妍敏感的双足察觉到阎王的鸡巴跳了两下,似有抬头的迹象,大喜之下叫的更欢了。「

  「哦……啊……阎王大人……你看我的奶子大不大……挺不挺……嗯……大人快看,我的小穴都已经这么湿了……都湿透了……哦……快看……又流了……好爽……好舒服……好痒啊……我想要……想要男人……想要肉棒……哦……啊……快给我啊……」

  阎王的肉棒再次跳了几下,又硬挺了三分。知道自己找对了门路,赵颜妍更是开心无比。她忽然站起身子,背向阎王弯下腰来,向阎王展示自己娇嫩的肉穴,一只手伸向阎王那渐渐火热坚挺起来的肉棒套弄者,另一只手则掰开自己的小穴,用手指在里面抽插,一根,两根,三根……

  「哦……小穴好痒……好想有东西放进来啊……啊……我想要了……好痒……」

  一边浪叫着,赵颜妍的身体一边后退,用小肉穴在阎王的鸡巴上轻轻摩擦着,挑逗他的神经。她兴奋地发现,阎王的肉棒又硬了一些,虽然还没有完全挺立起来,却也基本上达到能够插入的程度了。

  不过,赵颜妍显然不准备就这样让阎王插入。她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一旦下定了决心做一件事情,她都会尽可能地做到最好。

  只见她忽然双手按在阎王座椅的两侧,倒立而起,将双腿笔直地分开成一字——这对从小练习舞蹈的赵颜妍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她粉嫩的小穴和菊花和阎王的脸近在咫尺,在空中一张一缩的,分外诱人。

  阎王似乎也不再压抑自己的欲望,一把搂住那雪白香软的娇臀,将她搂在怀中,满是胡须的大嘴也凑近小穴,在上面舔弄起来。

  「嗯……啊……阎王大人,您……您好会舔……舔得颜妍舒服死了……哦……您的胡子……扎得人家好痒……好舒服……啊……小豆豆……好爽……再舔里面一点……嗯……好舒服……」

  被阎王这一抱一舔,赵颜妍娇躯当即软倒在阎王怀中,两只乳房也紧贴在阎王腹部。虽是初次经历如此淫戏,然已经下定决心并且自我催眠的赵颜妍并未表现出任何不妥,口中娇呼浪叫着,解放出来的双手也在阎王大人的鸡巴上不住地撸动起来。撸了一小会儿,赵颜妍又被阎王舔弄出一波小高潮,稍稍缓过劲来,发觉阎王的肉棒已经完全火热坚挺,便不再犹豫,张开樱桃小口,将阎王的肉棒吞入口中。

  (啊,好大……实在是太大了……)

  尽管有所准备,赵颜妍却没有想到阎王的肉棒完全硬起来之后竟会是如此之大,只吞到一半就已经顶到喉咙口了。想要在第一次便给阎王一场完美性爱,好求得他给自己和刘磊更多照顾的赵颜妍,念及自己已经是灵魂体,想来不会再受到过多伤害,于是横下心来,头部一个加力,将阎王的肉棒完全吞入口中。
  感受着肉棒前端没入一个更加窄小温润的管道,阎王虎躯一震,没想到赵颜妍为了刘磊如此舍得拼命,心下感动之余更加卖力地舔弄着赵颜妍的小穴,缓解她不适的感觉。而赵颜妍受此刺激,喉管中恶心欲吐的感觉果然略有缓解,稍稍适应了一下,便努力将头部起伏,吞吐起阎王的鸡巴来。

  「哦……」阎王舒服得忍不住呻吟起来。感觉到他即将高潮,赵颜妍却并不打算就这么让阎王射出来。经过之前的开发,她已经尝到一些性爱的美妙,可对一个女人来说,最关键的一步仍未完成。原本她是想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给刘磊的,可是既然要当一个淫女,还需要在乎第一次吗?何况,阎王都已经说了,在重生后的一年内,她至少要和20个以上的男人做爱,那么,即使是重生,处子之身也注定不可能留给刘磊了,她又何必再在意这个?与其给其他男人,不如带给阎王大人更大的满足,或许可以让他更加善待刘磊。她现在已经不急于完成任务,想要获得更多的快感。

  于是赵颜妍吞吐的速度稍缓,让阎王处在即将高潮的临界点上,却始终无法喷射出来。随后,赵颜妍又将阎王的大鸡巴吐了出来,轻轻用手撸动着,又张开小嘴,伸出丁香小舌,竟是伸到了阎王的屁眼处,在那黝黑的褶皱处和肛道中舔弄起来。

  显然阎王也是始料未及,脸上出现了一股享受之情。而赵颜妍脸上的陶醉之感也与那肮脏恶心的肛道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在不断的自我催眠之下,她已经将自己完全代入了淫女的角色,褪下了羞耻和屈辱的外衣,反而开始享受起性爱的乐趣来。那是天堂与地狱的一步之遥,她迈出去了!她的眼神中毫不做作的愉悦之感,与之前受小鬼调戏时的悲愤屈辱,简直判若两人。

  就在阎王再次达到高潮的临界点时,赵颜妍却又停了下来,小手用力握住阎王的鸡巴,让他把即将喷射出来的精液再次憋了回去。

  「别着急,阎王大人,小女子还有更好的东西没让大人享受呢。」赵颜妍淫媚地说道,又一个翻身,从阎王身上下来,又背对着他,坐回他的怀中。

  「颜妍还是第一次,请阎王大人怜惜。啊……」赵颜妍引导着阎王的鸡巴缓缓刺入自己的小穴,说完沉腰一坐,破瓜撕裂的痛楚传来,让她痛呼了一声,丝丝鲜血也流淌出来。阎王已经彻底认可了她的表现,决定尽最大努力来帮助她,见此立刻伸出大手,在她胸前的玉兔上揉捏着,身体微微挺动,肉棒在小淫穴中缓慢抽插,尽可能缓解她的疼痛。阵痛过去之后,赵颜妍渐入佳境,口中的浪叫也再次响起。

  「嗯……啊……阎王大人您好会插……没想到操穴是这么舒服……啊……早知道这么爽,我活着的时候就应该找个男人破了……啊……早知道……早知道做爱这么舒服……我就应该早点向刘磊表白……让他早点操我……操烂我……啊……阎王大人用力……用力操我……操我这个婊子,荡妇……啊……」

  享受着性爱愉悦的赵颜妍睁开眼睛,瞟到判官甲乙死死地盯着自己赤裸的身体,而胯下已经支起硕大的帐篷,却动也不敢动,于是出声道:「两位判官大人看来也憋得挺辛苦呢,要不要也一起来玩玩?嗯……啊……阎王大人你操得人家好舒服……人家还想要……要更多鸡巴……」

  「谢大人!」得到阎王大人点头许可,判官甲乙再也按捺不住,两眼放光地冲上前。两人虽然为人正直,已经几百年不近女色,却也不是迂腐之人。眼看着这一场活色生香的春宫大戏,受到如此美女的主动邀请,还得到了阎王大人的首肯,如何还能放弃这等机会?

  阎王也配合着抄起赵颜妍的双腿抱着她站起身来,下了宝座台阶,走到堂下,一边走还一边用力挺动着肉棒,不停地在她小穴中进进出出,淫水也不住地往下淌。突然阎王一个用力,把赵颜妍的身体顶得抛飞到半空中,肉棒也「扑哧」一下从淫穴中脱落出来。当赵颜妍的身体再次落下时,被阎王坚实的双臂稳稳托住,赵颜妍感觉到阎王的鸡巴正轻轻顶在她的菊穴口。

  随着阎王一步一步走动,赵颜妍的身体在震颤中,阎王的鸡巴一点一点没入赵颜妍的菊穴中。完全没有被开发过的菊穴紧致有力,却因为之前已经过充分润滑,而且阎王使力相当有技巧,所以赵颜妍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在阎王缓缓抽动几次鸡巴之后,赵颜妍已经完全适应了肛交的节奏,开始体会到另一种之前完全没有感受过的美妙滋味,一时浪叫不断。此时她赤着身子靠在阎王怀里,双腿大张,完美的玉乳和微微分合不断滴落着浪水的小穴一览无余地展现在判官甲乙面前,将两人都看呆了。

  不过此时判官甲乙却不是那么急着释放自己的欲望了,机会难得,他们想要让这场性戏更加有趣一点。还是判官甲先反应过来,从身后摸出判官笔,在赵颜妍身上画了起来。

  柔软的笔尖在身体上逗弄着,赵颜妍感受到一种别样的刺激。笔尖先是在小腹上划了几下,又在她的左乳上画着圈圈,逗得赵颜妍浑身又痒又麻。随后,判官甲一只手握着赵颜妍的玉乳一松一紧地抓着,另一只手中的笔尖在她乳尖上不停逗弄,小巧的乳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变硬,刷得赵颜妍咯咯直笑,又是一阵浪叫,淫水流的更欢了。

  判官乙也醒过神来,摸出量天尺,在赵颜妍身上不住抚弄,重点照顾她的右乳,一硬一软的触感惹得赵颜妍大呼过瘾。就这么玩了一会儿,判官乙蹲下身子,将战场转移向赵颜妍的下身,判官甲则顺势接管了他的阵地,同时玩弄起赵颜妍的两个奶子。

  判官乙用手在赵颜妍湿漉漉的小穴中抠挖了一阵,用两根手指将她的小穴掰开,将量天尺放在上面,量着她的小穴掰开后的宽度,赵颜妍看着有趣,自觉地伸出小手,将小穴掰开到最大,判官乙微微一发力,量天尺上闪过一道光芒,然后一个读数飘了出来,正是赵颜妍掰开后的小穴宽度。随后他又将量天尺侧着夹在赵颜妍的穴缝中,摩擦了几下后停住,量出了小穴的长度。

  如果说这还不足以让赵颜妍感到吃惊的话,下面的玩法就让赵颜妍目瞪口呆了。测量完小穴的数据,判官乙又将量天尺横放在赵颜妍的腹部,尺身贴着她的小豆豆,左手则伸进她的小穴抠弄着。不一会儿,尺身上居然长出两根细小的标尺一样的东西,夹住她的阴蒂,还不住震动摩擦着。很快阴蒂更加充血肿胀,又一个读数飘了出来。

  赵颜妍的身体享受着这种另类的刺激,却是吃惊得忘记了淫叫。看着她吃惊的样子,判官乙有些得意,说道:「别太吃惊了,许你们人间科技进步,就不许我们地府与时俱进?」这话说的赵颜妍一愣一愣的,不过很快就被一波又一波接连袭来的快感淹没在欲望的潮水中。

  「别着急,还有更厉害的。量天尺可量万物,我连你小穴有多深都可以量的出来。」说着把量天尺抵在赵颜妍的淫穴口,很快赵颜妍就感觉到从尺上「长」出一个肉棒状的物体,不断地将她的小穴充实着,还一边伸缩抽插。淫水四溅中突然穴内的物体涨满整个下身,赵颜妍「啊……」的一声满足的浪叫,一大股浪水喷涌而出,又是一个读数飘了出来。

  这边判官乙使出了全身解数,那边判官甲也使出了看家本领。只见他微微一使力,那柔软的笔锋顿时变得半硬不软,犹如毛刷,刷在赵颜妍的乳肉和乳头上让她又痒又疼。再一发力,那笔尖却又变得坚硬如钢针,轻轻刺在她的敏感地带,又是一种别样的刺激感。

  见判官乙将量天尺从赵颜妍小穴中抽出,那肉棒状的物体也缩回尺内,判官甲又和他交换了战场,用判官笔逗弄起赵颜妍的小穴和阴蒂来。笔尖忽硬忽软地变化着,逗得赵颜妍刚刚恢复了一点力气,又是娇喘连连,浪叫不断。判官乙则又兴致勃勃地去丈量起赵颜妍的奶子和奶头的各项数据来。

  玩弄了一会儿,那判官笔又有了变化,笔杆变得圆润粗大,宛如一个假阳具般,判官甲将那笔杆用力一顶,深深顶进赵颜妍的小穴中。而那笔尖却又忽然变长,倒弯过来,抚弄着赵颜妍的阴蒂。笔杆的进进出出和笔尖的不住挑逗,很快又带出一大股潮水。

  不知什么时候,阎王暗施法力,在地面上变出一个大大的软垫,躺在上面,继续有节奏地挺动身体,操干着赵颜妍的菊穴。赵颜妍被判官甲乙连续逗弄了这么久,忍耐也接近了极限。

  「嗯……哦……啊……两位判官……大人,你们实在太会玩了……哦哦……玩的颜妍好舒服……好想要……想要两位大人的大鸡巴……」说着,就伸手掀开判官乙的衣摆,将他的肉棒掏出来,一口含在嘴里,抽插舔弄起来。而判官甲见状,也掏出自己的鸡巴,边操干她的小穴边用已经恢复原状的判官笔的笔尖继续逗弄着她的阴蒂。小穴中再次闯入这硬硬的却又带着体温有弹性的肉棒,赵颜妍舒爽得尖叫了一下,又闭上眼睛享受起性爱的愉悦来。

  阎王在赵颜妍菊穴中射出滚烫的精液之后起身,让她跪趴在判官甲身上,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肉棒撸动;判官乙在赵颜妍口中射出来之后,又爬到她身后,操干起她的后庭;判官甲在赵颜妍小穴里射了一发后,又让赵颜妍躺在判官乙的身上,自己则坐到她肚子上,把鸡巴埋在她的乳沟中。

  随后,在体位不断变换中,赵颜妍完全沉迷在欲望的海洋中,继续用身体服侍三人。他们射了几次?三次?还是五次?赵颜妍不记得了。只记得似乎每个人把她身上能操的地方都操过了,当阎王最后一次趴在自己身上,将精液射进自己小穴中时,自己正口中含着判官甲的肉棒,而判官乙坐在自己肚子上,将鸡巴埋在自己的乳沟中,两手捏着自己的乳头。赵颜妍被这精液烫过之后,便舒爽得昏死过去。

               4沐浴临行

  「咄,再不醒来,更待何时?」

  听得一声大喝,赵颜妍睁开眼睛,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浑身赤裸躺在殿下的软垫上,浑身都是精液,小穴和菊花中更是有白浊之物汩汩向外流淌。

  脸上羞红之色闪过,片刻即退。

  想来,自己已经过关,可以接受调教了。很快,自己便能得以重生,回到刘磊身边,找回前世失去的爱。

  所以,她不后悔。

  「你可还记得自己是谁?」

  「小女子是赵颜妍。」听闻阎王问话,赵颜妍立刻在殿下跪好,肃容答道。
  「你因何而死?」

  「殉情而死。」

  「你所爱之人为谁?」

  「刘磊。」

  「你此番所为何事?」

  「为了能变成淫娃荡妇,好服用追情丹,找回我的爱人。」

  「很好。」阎王拍了拍手道,「经此一劫,你没有在欲望中迷失,仍能守住自己的本心,本王果然没有看错你。你刚才的表现很不错,真是空谷足音啊,远远超过本王的预料。本王几百年没有遇到过象你这么有天分的女人了,不挖掘出你的潜力简直是种浪费,完全可以接受调教了。」

  「真的?谢大人恩典。」赵颜妍闻言大喜,不住地叩头,眼中溢满喜悦的泪水。

  「不必多礼,你且起来说话。牛头马面!」

  「属下在!」

  「且待此人下去调教,务使她短时间内能够接受追情丹之药性。」

  「是!」

  「且慢!」牛头马面正准备带赵颜妍去调教时,阎王却开口叫住了他们。「先带她去梳洗一番吧,回来我自有道理。」见赵颜妍面露忐忑之色,和颜悦色地对她说:「放心,是好事,等会你就知道了。」

  「是。」三人应道,随即走出了宫殿。

  赵颜妍随着牛头马面二人来到浴室,那是一间很大的房间,中间一个巨大的浴池,里面的液体也不知是什么,咕嘟咕嘟冒着气泡,还散发出阵阵香气。
  「赵姑娘请。」牛头马面依足了礼数,眼睛却是贪婪地盯着赵颜妍赤裸的娇躯。

  赵颜妍此时经历过之前的性事,自然也放开心怀,见二人如此表情,噗哧一笑,并无抗拒之意。

  「赵姑娘……」还是牛头面皮厚些,当先发声,却是欲言又止。

  「大人但说无妨。」赵颜妍看到二人裤裆中高高隆起的一堆,哪里不明白二人的意思?只怕二人碍于面皮,不好说的过于露骨。而赵颜妍破瓜之后,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淫媚被激发出来,尚有些意犹未尽,正好可以再和他们一起玩玩。当然,该有的矜持还是要有一些,也不可表现得过于明显。

  「不知姑娘洗浴是否需要我兄弟二人服侍左右,也好有个照应?」话说出口还是有些含蓄,不过意思已经表露无疑。

  「服侍不敢当,二位大人既有此心,不妨共浴,颜妍初来乍到,也好略尽绵薄之力,还望二位大人照拂周全。」话依旧说得彬彬有礼,但说话的内容,配合上一脸的媚笑,勾引之意显而易见。

  牛头马面闻言大喜,各自褪了衣裤,也向浴池走来。

  赵颜妍当先走到浴池边,弯下腰试了试水温,温度正好。弯下腰时腿间妙处清晰可见,把牛头马面都给看呆了。随后走入浴池中,池中的水并不深,坐在池中尚可露出头部。赵颜妍转头朝牛头马面一笑,招了招手,擦洗起自己的身体来。
  牛头马面二人走到赵颜妍身后,分坐在她两侧,大手在她的玉体上搓洗起来。赵颜妍见二人过来,也伸出小手,在二人身上搓着。没过多久,牛头马面已经有些按捺不住,牛头的手已经搓洗到赵颜妍的胸乳,而马面的手则在她的大腿内侧搓动着。赵颜妍见二人的鸡巴都已经抬头挺胸了,也伸出小手一边一个握住,撸动起来。

  其实对于灵魂体,清洁身体是相当容易的,稍微一动念头,就可以让自己身上干干净净。如此共浴,目的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牛头马面二人或许是太久没碰过女人,应该是女鬼,初时还略微有些放不开,如此亲密接触一番之后,又经过一系列交流,言语间却是自然亲昵了很多,称呼也有了变化。

  「颜妍妹子,你这奶子本来就很白皙坚挺,这么干净,还需要再洗吗?」
  「要,当然要啊。人家本来就喜欢洗澡,每天都要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嗯,就是这样,好舒服,再用力点。……嗯,对,还有奶头尖尖上,也要洗干净……好舒服,再来,用力搓几下……」赵颜妍被牛头揉捏得很是舒爽,左手松开了他的肉棒,舒服地半靠在他怀里。

  这边牛头的手在赵颜妍双乳上不停揉搓,那边马面的手也没有闲着。他的鸡巴正被赵颜妍的右手来回撸动着,一只手托着她的纤腰,另一只手则抚上了她的玉户。

  「那这里呢?是不是也要清洗干净啊?」

  「当然也要弄干净啊。不知道女孩子这里最容易感染细菌了啊?啊……对……小豆豆……要把包皮翻开……嗯……要仔细洗……好棒……马面哥哥你的手指好厉害……捅得颜妍下面好舒服……肯定可以洗得很干净……啊……哦……」
  说话间马面的手指已经捅进赵颜妍小穴的深处,在里面不断地「搓洗」搅弄起来。赵颜妍也是被两人细致周到的服务弄得娇喘连连,浪叫不断,很快就被弄出一波小高潮。

  稍微喘息了几下,赵颜妍对牛头说:「牛头哥哥,谢谢你帮我洗得那么干净。下面该我帮你洗了。」又对马面道:「马面哥哥,你的手指还不够粗不够长哦,颜妍下面还有很多地方没洗干净呢。」说话间从牛头的怀里出来,双腿微分跪在池中,握着牛头的肉棒,俯下身去一口含在嘴里,却把翘臀和美穴大方地展露在马面眼前,意思不言而喻。

  牛头享受着赵颜妍的口活,自然是舒爽无比,双手也继续在她的胸乳上揉捏着。马面则挺起早就饥渴难耐的大肉棒,捅进赵颜妍的小穴中。

  很久没碰过女鬼的牛头马面坚持了没多久就先后射了出来,不过毕竟是灵魂体,加上时常锻炼,身体恢复得很快。休息了没多久,又有了再战之力。这一回,三人走到池中水较深的地方,牛头马面站起身可以露出肩膀和结实的胸肌,赵颜妍只能露出头部。马面抄着赵颜妍的双腿将她抱了起来,肉棒在她的菊穴口摩擦了几下一捅而入,牛头则在她的小穴中操干起来。

  这一回,牛头和马面明显放松了很多,更加收放自如。

  「两位大哥,如果真要你们对我进行调教的话,会要怎么做?」

  「这个可真是个辛苦活。开头一段时间,我们会用各种小道具,比如羽毛啊跳蛋什么的,刺激你的欲望,让你很长一段时间保持在高潮的边缘,却达不到真正的高潮,激发你对男人的渴望,培养出你的淫性。」

  「这个环节结束后,就需要一些比较激烈的方法,比如捆绑啊皮鞭啊滴蜡啊夹子啊三角木马什么的,训练你对各种性爱方式的适应能力。」

  「这个环节你顺利完成之后,就是实践环节了,我们兄弟俩和几个手下日夜不停地用各种方式操干你,连着干上三天三夜。」

  「这可真是个苦活,前两个环节我们兄弟俩只能看不能干,鸡巴多硬都得憋着。最后一个环节又得不停地操,要不是我们锻炼得够多,真会吃不消的。」
  「行了马面你就别叫苦了,上一回调教工作的时候你不知道玩的多爽呢。」
  「当时是爽,结束后咱们可是休养了好几天才补回元气来,你不记得了?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有五六百年了吧?」

  「还真有这么久了。开始阎王大人要我们调教颜妍妹子,我还两腿一哆嗦呢……」

  得,这俩货开头还认真细致地解答着赵颜妍的问题,说着说着就跑题了,一边玩着夹心饼干一边就这么聊上了,赵颜妍已经满足了好奇心,见状倒也乐得清闲,只是咿咿呀呀地时不时浪叫几声,刷一刷存在感,闭上眼睛享受起性爱的快感来。

  这一回两人边干边聊分散注意力,坚持的时间倒是长了很多,精液喷射出来的时候,让赵颜妍很是满足了一下。休息了一小会,互相把下身都清理干净之后,三人一起走出了浴池。

  牛头马面拿出一身古典宫装式样的连衣长裙,服侍赵颜妍穿好,过程中自然也少不了香艳的肌肤接触。这身衣服十分轻柔透气,穿在身上很是舒服,就是薄得实在是有些不像话,隔着薄薄的布料,可以清晰地看见她胸前的亮点以及……
  (为什么都没有给我准备内裤?这下不是全给人看光了?算了不管了,我都已经变成荡妇了,还在意这些干嘛?)

  梳洗完毕的赵颜妍随着牛头马面回到阎王殿,面上微泛红潮,牛头马面也是一脸神清气爽,显然也被赵颜妍好生服侍了一番。

  「你既有如此天资,心性又如此坚定,也罢,本王就再助你一把,将媚女心经传授于你,如此便无需耽误时间,学成之后即可服用追情丹,早日与你爱郎团聚。只是,学习这媚女心经同样需要忍受一些痛苦煎熬,你可愿意?」

  「小女子愿意,多谢阎王大人!」赵颜妍闻此,一脸欣喜之色,赶忙双手捧过阎王递过来的一本薄薄的绢册。她用手指将书页翻开,只见第一页上写着一行黑色的大字:「此书为一修行愈万年之狐仙所著,用着将自动传承狐仙功法及……不可以此为恶……或遭九天神雷……」字迹有些断断续续,写到这里便戛然而止。疑惑间,赵颜妍望向阎王,阎王看了她一眼道:「此书为残册,仅能传承狐仙之淫荡体质,你无需担心,只管大胆修炼。」

  赵颜妍放下心来,继续翻动书页,只见那绢册之中,每页仅有寥寥数行字迹和一幅图片,因此她翻动得很快。随着她一页页地翻动,一行行仔细阅读,赵颜妍只感觉书内的文字和图片仿佛刻印在自己脑海中,乳尖和小穴之中竟有粉红色的雾气慢慢涌出,散布周身,那本绢册也渐渐放出耀眼的光芒。烟雾逐渐扩大,将赵颜妍包裹住,隐隐有吞吐天地之势。阎王眉头一皱,将身边盒中丹药取出,穿过雾气,走到赵颜妍身前。她那张精致的小脸,让人怜爱之心大起。

  随后,阎王撩起赵颜妍的下摆,将那枚白色药丸缓缓塞进赵颜妍的下身,大喝道:「关键时刻到了,凝神闭气,用心感受这本书的种种妙处!」

  只见赵颜妍的身体变得潮红,滴滴汗水从脸上滚落,手微微动了动,似想用手指伸向私处,缓解自己的瘙痒之苦。

  「咄!勿要乱动,丹药尚未化开,此刻你必须忍受这万蚁噬心之苦!」
  赵颜妍身体一晃,停住了手上的动作,试图让自己再次凝聚心神,可脸上的媚态和身体的颤抖却越发强烈。阎王喝道:「此丹之霸道不知让多少女子命丧黄泉,永世不得为人,与媚女心经结合,痛苦更胜一筹,但坚持得越久,日后对他的好处也越大。为了他,你必须坚持!」说完,阎王口中吟诵出在人间传唱已久的诗句:「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阎王的话语和口中的诗句如有魔力般,受此影响,赵颜妍硬生生忍耐住身体的不适,再次定下心来,感受心经的妙处,感受药力在自己体内化开。

  但她的身体毕竟是有极限的,渐渐地,她的小穴中涌出了一股股白色的液体,身体也再次颤抖起来,口中也禁不住发出一声销魂荡魄的呻吟。

  阎王见状,立刻大声说道:「用双手将阴唇分开,本王且助你将药力化去,将穴口拉到最大!」

  赵颜妍听得此言万分欣喜,将纤纤玉指放到小穴上,粉嫩的小穴已经是汁液连淌,淫媚至极。她狠狠地将小穴分开,似要带给身体更大的快感,却依旧忍住了将手指插入小穴中的冲动。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阎王粗壮的肉棒狠狠撞入赵颜妍的娇穴中,一没到底。肉棒抽插中带出一股股力道,冲击着穴腔内的丹丸,快速化解着药力。药力融入赵颜妍四肢百骸,她感觉到一阵阵的舒爽,仿佛身体都经过了改造一般,有种重获新生的快感。她仔细体会着这种感觉,忘却了心头的瘙痒,也忘却了自己正在被人操弄。

  待得药力尽数化开,阎王虎吼一声,毫不迟疑地运功逼出一股浓稠的精液,携带着他精纯的功力,再次助赵颜妍改善灵魂品质。赵颜妍受此刺激,也从入定状态中解脱出来,淫液飞溅中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啊…………」

  待得赵颜妍缓过神来,阎王唤来一个小鬼,小鬼手中举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的好像是一套衣服。

  「此衣名为狐媚彩衣,亦为那狐仙所留,平日隐于你体内,助你修炼心经,让你身材更好,亦会增强你的性欲。当你拔除丹毒,恢复记忆后,便可召唤出来,增添魅惑之力和房事之趣。望你能善加利用。」

  获得了媚女心经传承,在阎王相助之下服用了追情丹的赵颜妍,好奇地接过那件「衣服」。这衣服比她穿在身上那套更加性感诱惑,仅仅是由一些五彩丝线连缀而成,乍看下去,穿上后完全无法遮掩她诱人的酮体。

  在阎王的示意下,赵颜妍脱去身上的纱裙,伸出双手接过彩衣。或许是因为媚女心经的缘故,赵颜妍的手指甫一碰触到彩衣,那衣服便散发出淡淡的五彩光芒,凌空飘起,自动附着于她的身上。

  衣服纤细轻薄,几乎没有重量,穿在身上,似乎完全感觉不到。

  当然,也不是真的感觉不到。至少,乳房下缘的那几根丝线,将她的玉兔高高托起,使她本就挺拔的双峰更添傲人的雄伟。至少,从乳峰上横过的那根丝线,在她的乳尖上调皮地饶了一圈,将她的乳头牢牢束缚住。至少,穿过臀沟的那两根丝线,将两片阴唇微微分开,形成一幅自然而好看的图案之后,又拴在她的阴蒂上。

  「嗯……」赵颜妍舒服得呻吟了一声。这种感觉确实很舒服,相当奇妙,仿佛随时都渴望性爱,却又仿佛随时都能够获得性快感。

  光芒一闪,丝线消失,在她身上只留下五颜六色的纹身。又一闪,连纹身也不见了。

  可是,她的乳峰依然高挺着,阴唇依然分开着,乳头和阴蒂也依然骄傲地挺立着,身体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奇妙感觉,让她明白这不是梦。

  重新赤身裸体的赵颜妍的双手轻轻在自己身体上抚摸着,感受着彩衣带给她的新奇感觉。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了,手指在乳房上轻轻一碰,就可以让自己获得强烈的冲击。当手指抚上乳尖时,感觉乳头根部仿佛被什么束缚住了,那种快感让她有些欲罢不能,忍不住在自己乳头上用力捏了几下,下身顿时感觉有点湿乎乎的。手指又移到下身,只是轻轻碰触到那充血的阴蒂便让她产生强烈的快感,她忍不住一只手捏着阴蒂,另一只手伸出两根手指进入小穴中,不断抽插,很快便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比之前和阎王以及判官甲乙群战给她的满足感更加强烈。神奇的是,在如此强烈的快感冲击之下,她始终保持着意识清醒,并没有再昏迷过去。

  稍稍喘息了一会,赵颜妍才反应过来这里并非只有她一人。睁开眼睛,只见阎王正微笑着看着她。

  「大人,颜妍失礼了。」赵颜妍慌忙行礼。

  「无妨。你既已接受心经彩衣的传承,又承受住了丹药之力,即刻便可去重生了。记住,你只有半日缓冲时间,若此间仍有事未了,当于半日内解决,速速踏上重生之路。」

  「是,谢大人。」

  「你还有何话要说,但讲无妨。」见赵颜妍欲言又止,阎王出声问道。
  「小女子感念大人恩德,还有两位判官大人、牛头马面大哥的悉心照料,想在临行前再服侍几位一番。」

  「小女子感念大人恩德,还有两位判官大人、牛头马面大哥的悉心照料,想在临行前再服侍几位一番。」

  听得赵颜妍主动提议,阎王微笑点头道:「看来你已经将体内的淫性充分发挥出来了,如此甚好。我等虽为灵体,你既已服下追情丹,与我等五人戏耍一番,自然也可算在化解丹毒所需的20人之内,也好助你早日达成心愿。」

  赵颜妍闻言大喜,转头环视一番,见判官甲乙依然保持着一脸冷色,看不出表情,只是下身处微微有些颤动的迹象;牛头马面二人却是露出一脸喜色,裤裆鼓起一个大包。四人得到阎王许可,也从原本肃立之位向赵颜妍走来,边走边脱下身上的衣服,想是方才眼见赵颜妍受经与自摸,早已被勾起了欲念。

  阎王伸开双臂,衣袍无风自动,散开飞了出去,露出赤裸精壮的身体。不过他方才运功逼出精液,为赵颜妍化开药力,此时鸡巴软软的垂着,并无抬头的迹象。赵颜妍倒也不心急,伸出小手握住阎王的鸡巴,轻轻撸动了一会,又俯下身子将那肉棒含在口中,微微吞吐舔弄温养着。小手一伸,抓过旁边凑过来的牛头马面二人的肉棒,任凭二人揉捏自己的乳房。而那翘起的美臀将嫩穴和菊花尽情绽放开来,显然是为判官甲乙准备的。判官乙也不客气,径直走到她旁边往地上一躺,让她坐在自己挺起的鸡巴上,而判官甲则走到她身后,一挺肉棒戳进她的菊花中。

  半个时辰之后。

  「颜妍妹子,你这小穴可真是极品啊,爽得我又要射了。」牛头道。

  此刻牛头正和马面一前一后操干着赵颜妍的小穴和屁眼,阎王的鸡巴正被赵颜妍含在口中,判官甲乙的肉棒则被赵颜妍一前一后攥在手中,边撸动边往她那浑圆的奶子上戳。

  「是吗?」赵颜妍吐出阎王已经重新硬起来的鸡巴,在上面舔了一下,笑道,「舒服就多干几下啊。可惜只有半日时间了,不然我还真想试试你们的调教是怎样的呢。」

  「会有机会的,」马面咧嘴嘿嘿一笑,「下次你再来地府,我们肯定把所有手段都使上,保证让你玩的舒服。」

  「那咱们可说好了哦。嗯……啊……你们好会玩啊,弄得颜妍爽死了……」赵颜妍被操得浪叫了一阵,又将阎王的鸡巴塞入口中,吞吐起来。

  半日之后,判官甲在赵颜妍的双乳中射了,牛头马面几乎同时被赵颜妍撸得射了她一脸,判官乙则被她的胳肢窝夹得射了出来,而阎王大人也终于射在了她的小穴中,其他几人不知道射了多少次,总之每个人都在她穴内至少射了一发。
  阎王五人是久经锻炼,赵颜妍却也因为心经彩衣之助,不但没有丝毫疲态,反而更加精神抖擞。知道时间将近,迟恐生变,在阎王的提醒下,赵颜妍才依依不舍地起身,穿回那套纱裙,随着着装完毕的判官甲来到转生池,跨入那道光门。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刁民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